主页 > 妇科医学 >

妇科癌症患者配偶心理健康与医学应对能力状况及干预效果

时间:2020-06-18 08:21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摘要:目的 妇科癌症患者不仅本人承受着躯体的病痛,而且其配偶也承受着巨大压力。本研究对妇科癌症患者配偶心理健康状况进行调查,提出积极医学应对能力引导的对策。方法 选取2017-11-06-2019-10-10内蒙古自治区人民医院住院治疗的210名妇科癌症患者配偶作为研究对象,采用简明心境量表(profile of mood states-short form,POMS-SF)及医学应对问卷(中文版)进行问卷调查,根据调查结果采取配偶同步积极医学应对能力的引导性干预,对干预前后的效果进行比较。结果 妇科癌症患者配偶POMS-SF量表中抑郁-沮丧得分为(4.64±2.57)分,高于国内常模的(3.50±2.52)分,t=4.708,P=0.015;疲乏-迟钝得分为(5.79±3.61)分,高于国内常模的(2.97±3.59)分,t=12.269,P<0.001;迷惑-混乱得分为(4.31±3.51)分,高于国内常模的(2.23±2.41)分,t=6.617,P<0.001;精力-活力得分为(8.63±3.55)分,高于国内常模的(6.83±3.51)分,t=4.093,P=0.012;POMS-SF量表总分为(30.35±12.51)分,高于国内常模的(22.07±10.07)分,t=7.019,P<0.001。干预后POMS-SF总评分为(25.19±12.54)分,低于干预前的(30.35±12.51)分,t=8.098,P<0.001;面对应对分为(19.95±6.07)分,高于干预前的(18.15±5.25)分,t=3.521,P=0.003;回避应对分为(14.42±6.30)分,低于干预前的(17.55±6.28)分,t=4.719,P=0.016;屈服应对分为(8.10±4.61)分,低于干预前的(9.07±4.03)分,t=5.886,P=0.001。结论 妇科癌症患者配偶的心理健康状况下降明显,临床应从医学应对能力培养角度给予相应干预,使配偶心理健康状况得到改善,从而有利于发挥家庭支持功能,为满足妇科癌症患者治疗需求提供帮助。
  关键词:妇科癌症 配偶 心理健康 应对能力

  国内外学者在癌症医学人文领域的研究结果表明,癌症作为严重的负性生活事件,给整个家庭带来巨大精神损害;妇科癌症患者的配偶被认为是共同受累者,在持续应激作用下,易出现各种心理卫生问题,不仅导致自身生理功能受损及生活质量下降,同时也会干扰其正常社会功能[1-2]。本研究采用横断面研究方法,通过对妇科癌症患者配偶的心理健康状况进行跟踪调查,评估其心理健康水平,并根据配偶心理需求开展积极医学应对能力引导,旨在为帮助他们更好地管理患者疾病和自身心理健康提供支持。

  1 对象与方法

  1.1 研究对象
  选取2017-11-06-2019-10-10内蒙古自治区人民医院住院治疗的210名妇科癌症患者配偶作为研究对象。纳入标准:年龄<73岁;近<1年与患者居住在一起。排除标准:精神病史或家族精神病史者;药物或酒精依赖史者;听力和视力等功能异常者。年龄25~73岁,平均年龄(46.9±19.2)岁;城市居民139名,农村居民71名;大专以上文化30名,高中(含中专)文化99名,初中文化46名,小学及以下文化35名。患者中宫颈癌69例,卵巢癌56例,子宫内膜癌46例,其他妇科肿瘤39例,其中化疗者71例。患者及家属知情同意并签订知情同意书。
  1.2 研究方法
  1.2.1 调查工具
  一般社会学调查:运用一般访问调查表记录入选者及其家庭一般资料,记录社会人口学资料及病史。心理健康状况评估:采用简明心境问卷(profile of mood states-short form,POMS-SF)测评患者配偶心理状况[3]。该量表由紧张-焦虑(tenfionawjety,TA)、抑郁-沮丧(pression-doection,DD)、愤怒-敌意(anger-hostility,AH)、疲乏-迟钝(fatigile-inertia,FI)、迷惑-混乱(confusion-bewildement,CB)和精力-活力(vigor-activity,VA)6个分量表共30个条目组成,包括正性量表和负性量表,采用Likert 5级评分。6个分量表的得分之和构成总分,评分越高提示心理健康状况越差。医学应对能力调查:采用国际通用的医学应对问卷(中文版)进行[4]。此问卷为自评问卷,用于对受试者医学应对特点的评定,包含面对应对、回避应对和屈服应对3个分量表,共20个条目,采用1~4级计分。受试者在某一分量表上的得分越高,说明该个体更倾向于采用该应对方式。以上调查工具均具有较高的内部一致性和重测信度,报告真实性较高。
  1.2.2 调查方法
  采用面对面问卷调查,调查前统一指导语,告知其填写注意事项,中途做好质量控制,保证结果的无害性和保密性。
  1.3 干预方法
  针对妇科癌症患者配偶的心理行为特征及其负性情绪程度,由主治医生、工作经验>5年妇产科护士及心理康复治疗师组成干预团队,制定相应的干预措施。干预时间:患者在院期间,团队成员随机对患者配偶实施干预,每周面对面干预≥2次;患者出院后,定期进行家庭访视,每个月≥1次,同时加强基于网络平台的延伸干预,建立出院联系制度,充分利用微信公众号及微信群等媒介为院外癌症患者夫妇搭建实时信息交流平台,随机开展沟通随访。在具体干预中,注重给予系统的情绪帮扶和疏导,从个体生理、心理和社会等多个层面给予支持。干预内容:与其建立良好医患关系,通过系统地介绍相关治疗和护理知识,以最佳的方法途径满足配偶对妻子疾病认知程度,帮助配偶更好地认识妻子的疾病,使其改变不良认知,增强战胜疾病的信心。鼓励患者夫妇互相表达内心感受和信息,指导夫妻间在履行家庭支持义务的同时,展开深层次沟通交流,以达到更深层次的心灵契合以及建立情感上的共鸣与理解。指导配偶建立健康的生活方式,教会其选择性放松训练法,通过深呼吸法、分散注意法、放松内心意想法、音乐疗法及体育运动等减轻抑郁、焦虑,缓解因长期陪护等导致的心理紧张和身心疲惫问题。
  1.4 统计学方法
  应用SPSS 22.0对数据进行统计学分析。计量资料以表示,两组均数比较采用t检验,干预前后均数比较采用配对t检验。检验水准α=0.05(双侧)。

  2 结果

  2.1 心理健康状况评价
  表1示,与国内常模比较,妇科癌症患者配偶DD、FI、CB和VA等因子分升高,差异有统计学意义,均P<0.05。
  表1 210名妇科癌症患者配偶POMS-SF评估结果与常模比较
  
  2.2 干预效果评价
  表2示,经护理团队实施系统干预后,妇科癌症患者配偶心理应激程度减轻、POMS-SF量表总分及医学应对问卷评分升高,与干预前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均P<0.05。
  表2 210名妇科癌症患者配偶干预前后POMS-SF评估结果
  
  2.3 干预后医学应对问卷评分
  表3示,干预后,妇科癌症患者配偶医学应对能力改善明显,均P<0.05。
  表3 210名妇科癌症患者配偶医学应对能力调查结果
  

  3 结论

  癌症是威胁人类生命的严重疾病,与其他癌症患者一样,妇科癌症严重威胁女性健康,患者在疾病进展、治疗过程和创伤后成长中的支持性照顾需求很大[5-6],只有充分调动家庭及社会资源,才能对患者身心恢复产生积极影响[7]。配偶是妇科癌症患者家庭关爱与支持的主要力量[8],但是从长期的临床观察中发现,在照顾妇科癌症患者的过程中,患者配偶也承受着较大的精神负担,心理健康有不同程度下降,如果长期的心理问题得不到缓解或改善,不仅直接对配偶本人生理功能和生活质量造成影响,而且必将使患者治疗康复的效果受到干扰,严重者甚至可能导致医患矛盾升级[9]。因此,关注妇科癌症患者配偶心理健康已成为临床护理亟待研究的问题。
  本研究采用POMS-SF作为评估工具,对符合入选标准的妇科癌症患者配偶进行了群体性心理健康状况调查。结果显示,妇科癌症患者配偶心理健康水平降低现象较为普遍,而且心理健康的不同领域均有不同程度降低,与国内常模比较,POMS-SF量表中DD、FI、CB和VA等因子分升高,提示妇科癌症配偶心理问题的存在比例远高于一般人群。上述调查结果和国内已有的研究结论相符[10-11]。妇科癌症患者配偶心理应激是多因素作用的结果,在妻子患有恶性疾病的逆境前提诱导下,他们容易表现出倦怠、疲乏和控制力差的倾向[12]。日常行为中负面情绪增长及心理压力大的问题突出显现,甚至有个别配偶因个性特征因素作用,心理应激和情绪障碍症状较为严重,出现日常行为能力退化及社会退缩(如交际受限、社会沟通中可能更偏向注意拒绝性信息而回避支持性信息),在个人精神质层面造成改变等,导致以夫妻为中心的家庭功能受损,部分社会及情感功能障碍[13]。作为妇科癌症患者配偶,他们迫切需要社会关注,需要被关心、理解和支持。
  研究结果显示,医学应对能力是个体在面对逆境时缓冲刺激的内在条件,应对方式是心理韧性、自我效能甚至家庭关系的影响因素,积极医学应对能使个体在面对压力或逆境时运用内外资源和调适机制来改变消极处境,突破心理危机[14-16]。医学应对能力不是固定不变的,可通过教育方式来提高[17]。本研究在现代人文关怀模式不断进步的大背景下,从积极医学应对能力角度入手,对入选的妇科癌症患者配偶给予了系统干预。主要目的是挖掘日常护理行为中蕴含的积极心理学特质,将积极医学应对理念渗透到与配偶的沟通中,通过倾听、评估和互动,深入了解确认配偶最关心的问题,评估应对方式的种类和基本特点,为下一步与患者同步的健康教育、应对方式引导做准备[18]。护患沟通应从细微处入手,利用一切机会增加心理支持,使其感受到来自医护人员的关心与鼓励。以最希望得到的信息支持形式提高其对妇科癌症认知[19];鼓励其正视妻子的疾病进程和治疗方式,消除对治疗模式、方法的认知误区,增强治疗信心,从而减少消极应对的效果。同时提供放松训练和获得可利用社会支持的方法,通过语言诱导、鼓励适当宣泄等方式唤醒妇科癌症患者配偶应对特质中的“乐观、面对和途径转移”等积极因子,克服“逃避、宿命和攻击”等消极因子[20-21]。经过将积极应对意识培养渗透到心理辅导中的一系列措施,拓宽妇科癌症患者配偶应对压力的方式,最终完成释放自身压力,获得良好适应。
  医学应对问卷(中文版)可以通过多个测量主题对受试者应对能力作出评价。本研究利用该问卷,在第一阶段评估调查的基础上,经护理团队根据配偶具体情况实施专业的心理干预和支持,使纳入本研究的配偶有关压力应对策略及心理健康水平有不同程度提高;与干预前比较,POMS-SF评分、医学应对问卷评分改善明显,证实积极医学应对能力引导可以减轻不良情绪反应,对拮抗心理压力,减少医学困惑。为满足癌症患者的治疗需求,实现全人、全家照顾是护理领域人文关怀倡导的目标。妇科癌症患者和亲属的心理健康相互关联,本研究结果进一步提示,发挥医疗机构支持功能,从医学应对能力培养角度出发给予相应干预,可以使妇科癌症患者配偶心理健康状况得到改善。护理人员应该重视对这个特殊群体积极医学应对能力的评估和培养,从而有利于发挥家庭支持功能,为患者的治疗需求打下坚实基础。

  参考文献
  [1]万崇华.癌症病人生存质量测定与应用[M].北京:科学出版社,2007:70-73.
  [2] Fengqi D,Ruishuang Z,Xuelei C,et al.Caring for dying cancer patients in the Chinese cultural context:A qualitative study from the perspectives of physicians and nurses[J].Eur J Oncol Nurs,2016,21(8):189-196.
  [3]王建平,陈海勇,苏文亮,等.简式简明心境问卷在癌症患者应用中的信、效度[J].中国心理卫生杂志,2014,18(6):404-407.
  [4]沈晓红,姜乾金.医学应对方式问卷中文版701例测试报告[J].中国行为医学科学,2000(01):22-24.
  [5]蒋亚芬.宫颈癌患者及其配偶心理应激反应的相关性分析及护理干预效果[J].当代护士:中旬刊,2019,26(7):65-67.
  [6]金娜,李云仙,张娜,等.卵巢癌患者配偶焦虑抑郁状况影响因素研究及认知行为护理干预[J].中国继续医学教育,2017,9(9):228-229.
  [7]陈艳,毕珺,唐文,等.心灵关怀对妇科癌症病人配偶应激压力、社会支持及生活质量影响的研究[J].护理研究,2015,29(22):2705-2710.
  [8]候燕,帕提麦马秉成,裴莉萍.肿瘤患者主要照顾者的心理脱离水平现状及其影响因素[J].解放军护理杂志,2018,35(13):37-45.
  [9]陈敏霞,花莲英,寇琳,等.育龄期宫颈癌手术病人配偶创伤后成长与亲密关系的相关性研究[J].全科护理,2018,16(26):3207-3209.
  [10]梁媛,刘洁玲,吴海莉.家庭干预对子宫内膜癌术后患者心理状态及生活质量的影响[J].癌症进展,2018,16(13):1676-1679.
  [11]陈敏霞,花莲英,寇琳,等.配偶同步正念减压疗法对妇科恶性肿瘤患者情感及心理痛苦的影响[J].护理实践与研究,2018,15(5):74-76.
  [12]曾瑞兰,吴瑜霞.认知三步疗法对青年卵巢癌患者配偶焦虑、抑郁情绪的影响[J].临床医学工程,2015,22(10):1359-1360.
  [13]葛高琪,王晶晶,陈晓会,等.宫颈癌患者照顾者自我效能感现状及影响因素[J].解放军护理杂志,2017,34(16):1-6.
  [14] Joel W,Hughes,M,Manfred HM,et al.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of mindfulness-based stress reduction for prehypertension[J].Psychosoma Med,2013,75(8):721-728.
  [15]杜妍,王宇光.认知-存在团体干预对卵巢癌化疗患者心理适应能力、应对方式及肿瘤复发恐惧感的影响[J].癌症进展,2019,17(11):1361-1364.
  [16]范亚硕,潘静,韦昭.难治性肺炎患者心理弹性和自我效能感、应对方式的相关性[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19,27(12):1783-1786.
  [17]孙蓉,高华,赵婧莎,等.癌症患者疾病应对方式和疾病获益感的关系:中介变量和调节变量的作用[J].临床与病理杂志,2019,39(1):134-141.
  [18]石爱兰,张秀兵,祁方遒,等.同步化健康教育在进展期妇科恶性肿瘤护理中的应用价值[J].中国计划生育和妇产科,2019,11(6):72-74.
  [19]邢燕,冯丽娟,唐丽琴,等.宫颈癌放疗患者生活质量及配偶家庭功能相关性研究[J].预防医学情报杂志,2019,35(4):330-337.
  [20]赵红建,俎德玲.居家宁养癌症患者与家属同步健康教育的照护效果研究[J].医院管理论坛,2019,36(8):78-80.
  [21]黄春景,肖冬会.配偶健康教育路径在子宫内膜异位症患者中的应用效果研究[J].护理实践与研究,2019,16(14):95-97.

【责任编辑:admin】
医学论文 更多>>
热门论文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