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妇科医学 >

二胎高龄孕产妇妊娠结局研究

时间:2020-06-23 08:06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摘要:目的 探讨二胎高龄孕产妇的妊娠结局。方法 回顾性分析某三级甲等医院自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2016年至2018年间分娩的3 887例二胎孕产妇的临床资料。将孕产妇按年龄分为两组,≥35岁者为高龄孕产妇组,<35岁者为非高龄孕产妇组,统计分析两组孕产妇妊娠期和分娩期合并症、并发症的发生率、分娩方式及胎儿、新生儿情况。结果 高龄孕产妇组妊娠期糖尿病、高血压疾病子痫前期的发生率均显着高于非高龄孕产妇组(P<0.01);两组孕产妇产后出血及血小板减少的发生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高龄孕产妇组剖宫产率显着高于非高龄孕产妇组(P<0.01);高龄孕产妇组胎膜早破、完全性前置胎盘和胎儿畸形的发生率均显着高于非高龄孕产妇组(P<0.05)。两组孕产妇分娩的巨大儿、低/极低/超低出生体重儿、早产儿及新生儿窒息的发生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全面二孩政策开放后,二胎高龄孕产妇增多,妊娠期和分娩期合并症、并发症及围产儿不良结局明显增加,应加强对二胎高龄孕产妇的围产期保健管理,减少母婴不良结局,保障母婴安全。
  关键词:二胎 孕产妇 高龄 妊娠结局

  随着“全面二孩”政策的开放,高龄孕产妇的比例增加[1],原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统计的数据表明,我国符合全面二孩条件的妇女60%在35岁以上[2]。有研究显示,二胎孕产妇的早产、剖宫产率、妊娠合并症及并发症的发生率均高于一胎孕产妇[3-4]。但目前关于二胎高龄孕产妇的妊娠结局鲜有报道。本研究对某三级甲等医院自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2016年至2018年间分娩的3 387例二胎高龄孕产妇的临床资料进行统计,回顾性分析二胎高龄孕产妇的妊娠结局,以期对二胎高龄孕产妇进行针对性的围产期保健管理,减少母儿不良结局的发生。现报道如下。

  1 对象与方法

  1.1 研究对象
  采用回顾性研究的方法,收集2016年1月1日至2018年12月31日在襄阳市某三级甲等医院建立健康档案并分娩的3 887例二胎孕产妇作为研究对象。纳入标准:(1)妊娠11至13周建册时无妊娠合并症及并发症;(2)单胎妊娠;(3)定期产前检查。排除标准:(1)年龄<18周岁;(2)辅助生殖技术妊娠。
  1.2 方法
  统计二胎孕产妇的人口社会学资料及临床资料,包括年龄、头胎分娩方式、居住地、文化程度、与头胎分娩间隔时间、妊娠期与分娩期的并发症与合并症、分娩方式、胎儿附属物及胎儿异常情况以及新生儿出生情况。将二胎孕产妇按年龄分为两组,分娩年龄≥35岁者为高龄孕产妇组[5]83-95,107,分娩年龄<35岁的孕产妇为非高龄孕产妇组,分析两组孕产妇妊娠期与分娩期的并发症与合并症、分娩方式、胎儿附属物及胎儿异常情况以及新生儿出生情况的差异。
  1.3 观察指标
  观察指标分为4类:(1)妊娠期与分娩期的并发症与合并症:包括妊娠期并发症(高血压疾病子痫前期、妊娠期肝内胆汁淤积症),妊娠期合并症(糖尿病、血小板减少),分娩期并发症(产后出血、子宫破裂);(2)分娩方式(阴道分娩、剖宫产);(3)胎儿附属物及胎儿异常(前置胎盘、胎盘早剥、胎盘植入、胎膜早破);(4)新生儿情况(巨大儿、低/极低/超低出生体重儿、早产、新生儿窒息)。以上诊断均由医生根据人民卫生出版社《妇产科学》第8版的诊断标准[5]137,147-154确定。
  1.4 质量控制
  由两名资料收集员分别独立统计病历系统中符合纳入标准的孕产妇资料信息;存在不一致时,二人同时在系统中再次核实,以保证资料的准确性。
  1.5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 19.0统计软件包进行数据分析,计数资料采用例数、百分比描述,组间比较采用x2检验;计量资料采用均数、标准差描述。

  2 结果

  2.1 二胎孕产妇的一般资料
  3 387例二胎孕产妇年龄21~47(32.45±3.38)岁;其中,高龄孕产妇组(≥35岁)1 074例,占31.71%;非高龄孕产妇组(<35岁)2 313例,占68.29%。高龄孕产妇所占比例在2017年最高(36.25%),2018年次之(29.77%),2016年最低(27.66%),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1),见表1。两组孕产妇头胎分娩方式、居住地及文化程度无显着差异(P>0.05),但二胎与头胎间隔时间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1),见表2。

  表1 2016~2018年两组孕产妇年度分布情况[n(%)]
  
  表2 两组孕产妇一般资料比较[n(%)]
  
  2.2 妊娠期与分娩期的并发症与合并症
  高龄孕产妇组妊娠期糖尿病的发生率、患妊娠期高血压疾病子痫前期的发生率均高于非高龄孕产妇组(P<0.01),见表3。

  表3 两组孕产妇妊娠期并发症、合并症发生率比较[n(%)] 
  
  2.3 分娩方式
  高龄孕产妇组的剖宫产率高于非高龄孕产妇组(P<0.01),见表4。

  表4 两组孕产妇分娩方式比较[n(%)]
  
  2.4 胎儿附属物及胎儿异常情况
  高龄孕产妇组胎膜早破、完全性前置胎盘及胎儿畸形的发生率高于非高龄孕产妇组(P<0.05),见表5。

  表5 两组孕产妇胎儿附属物及胎儿情况比较[n(%)]
  
  2.5 新生儿出生情况
  两组孕产妇分娩的巨大儿、低/极低/超低出生体重儿、早产儿及新生儿窒息的发生率无统计学差异(P>0.05),见表6。

  表6 两组孕产妇新生儿出生情况比较[n(%)]
  

  3 讨论

  3.1 二胎高龄孕产妇的合并症和并发症发生风险增高
  在二孩政策的生育背景下,高龄孕产妇生育需求快速释放。本研究中2016年至2018年二胎高龄孕产妇比例占31.71%,与孟茜和林鹏[6]的研究结果一致。从年度分布情况来看,高龄孕产妇所占比例在2017年达到最高,占36.25%,2018年次之,2016年最低,这是由于我国于2016年1月开始实施全面二孩政策,高龄孕产妇由于妊娠概率低、风险大,为备孕需要花费一定的时间,大约经过一年的准备期,因此在2017年出现高龄孕产妇的生育高峰。本研究中,高龄孕产妇组妊娠期糖尿病发生率占11.64%、妊娠期高血压疾病子痫前期的发生率高达6.89%,显着高于非高龄孕产妇组。随着年龄的增加,孕产妇身体机能及生殖功能下降,易出现各种并发症及合并症,面临着各类风险[7]。二胎高龄孕产妇患妊娠期高血压病的发病率增高,是由于年龄相关的血管损伤导致高龄孕产妇心血管系统适应能力下降[8],当血管内皮细胞受损时血管内皮源性舒张因子分泌减少,收缩因子产生增加,引起外周血管痉挛,子宫、胎盘缺血,诱发妊娠期高血压疾病[9]。文献报道,高龄妇女的高血糖水平所导致的妊娠期高血压疾病的风险也会升高[10]。因此,应对二胎高龄孕产妇加强孕前及孕期保健护理[11],根据其妊娠特有疾病的发病特点及发病机制,从“健康教育、早期诊断、规范产检、积极诊治”等各方面有针对性规范管理,降低妊娠合并症及并发症的发生,预防和减少不良妊娠结局。
  3.2 二胎高龄孕产妇的剖宫产率增加
  二胎孕产妇的分娩方式中,高龄孕产妇组剖宫产率高达69.83%,高于非高龄孕产妇组。在二孩政策的生育背景下,高龄妊娠及瘢痕子宫妊娠明显增多,以高龄为剖宫产指征的构成比增加[12]。二胎高龄孕产妇受年龄大、受孕困难、胎儿“珍贵”、心理压力大[13]、孕妇为追求分娩安全性不愿承担阴道分娩风险[14],要求择期剖宫产术,使剖宫产率增加[15]。妊娠合并瘢痕子宫的孕妇再次生产时绝大部分选择了剖宫产术,进而增加剖宫产率。有文献报道,瘢痕再次妊娠孕产妇经过严格手术指征风险评估,条件允许的孕产妇选择阴道试产是安全可行的[16]。因此,对于剖宫产术后再次妊娠的二胎高龄孕产妇,应充分评估阴道试产的适应证,加强孕期宣教和分娩期管理,并选择条件成熟的医疗机构分娩,从而降低二胎高龄孕产妇的剖宫产率。
  3.3 二胎高龄孕产妇胎儿附属物及胎儿异常的发生率增加
  本研究发现,高龄孕产妇组完全性前置胎盘、胎膜早破及胎儿畸形的发生率高于非高龄孕产妇组,表明高龄增加了胎儿附属物异常的发生。随着孕产妇年龄的增加,发生胎儿畸形风险将逐渐增加,孕产妇年龄越大,胎儿畸形发生率越高[17]。本研究与王晓波等[18]报道的二胎政策开放后出生缺陷发生率变化趋势相一致,但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其原因与本研究单位是地区产前诊断机构,集中了县市区进行检查确诊而最后分娩的缺陷儿,以及对新生儿出生缺陷追踪管理制度健全,对每一例出生缺陷儿均进行登记报道有关。胎儿畸形最常见的是染色体异常,主要原因是卵母细胞减数分裂时染色体不分离,而年龄的增加可使这一异常过程的发生风险增加,高龄孕妇胎儿染色体异常的机会比正常人多。母体是孕育胎儿的场所,孕产妇的身体状况必然会影响胎儿的生长发育。提示,对有二胎分娩意愿的高龄妇女提供孕前咨询服务,进行孕前身体状况评估,妊娠期加强保健,运用产前筛查和产前诊断技术,以减少胎儿不良结局,联合延续护理可以显着降低婴儿出生缺陷[19]。
  3.4 二胎高龄孕产妇新生儿出生情况无变化
  本研究结果显示,两组孕产妇分娩的巨大儿(出生体质量>4 000 g)、低/极低/超低出生体重儿(出生体质量<2 500 g)及早产儿(胎龄<37 w)的发生率无统计学差异(P>0.05);两组新生儿窒息的发生率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与相关文献报道高龄产妇的增加与早产总体比率的同时增加没有关联一致[20]。与文献报道的孕产妇高龄显着增加早产、胎膜早破、胎儿生长受限、死胎等风险不一致[21]。其原因可能是本研究机构为市级危重孕产妇救助中心,针对高龄孕产妇存在的风险,首次就诊建档进行妊娠风险筛查,开展孕产妇五色分类管理,产前、产时加强监护,有效降低了新生儿的不良结局。

  4 小结

  综上所述,本研究通过对某三级甲等医院自全面二胎政策实施后3 887例二胎孕产妇临床资料的回顾性分析发现,二胎高龄孕产妇妊娠期合并症、并发症的发生率、剖宫产率、胎儿附属物异常及胎儿异常的发生率高于非高龄孕产妇。医护人员应加强对二胎高龄孕产妇的孕前及孕期管理,做好高危孕产妇分级救治及预警管理,建立高龄孕产妇妊娠风险管理和危重抢救体系[22],多措并举做好高龄二胎孕产妇管理服务和多学科的临床救治,切实提高产科质量,改善新生儿的结局。

  参考文献
  [1]周建新,阮焱.二孩政策实施前后剖宫产率及剖宫产指征的变化分析[J].中国临床医生杂志,2018,46(6):734-737.DOI:10.3969/j.issn.2095-8552.2018.06.037.
  [2]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培安就实施全面两孩政策答记者问[EB/OL].(2016-07-10)[2020-01-19]. http://www.nhfpc.gov.cn/zhuzhan/zcjd/201510/b03bbb9dal8044c299f673f0b84eeab1.shtm1.
  [3]谭洁,王小华.二胎孕产妇妊娠结局及相关因素分析[J].中国优生与遗传杂志,2018, 26(3):73-74. DOI:10.13404/j.cnki.cjbhh.2018.03.031.
  [4]魏丽坤,余丽敏,王宝晨,等.高龄孕产妇的围产期妊娠结局分析[J].中华医学杂志,2018,98(39):3205-3207.DOI:10.3760/cma.j.issn.0376-2491.2018.39.016.
  [5]谢幸,孔北华,段涛.妇产科学[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8.
  [6]孟茜,林鹏.二胎政策开放与未开放高危妊娠妇女分布人群差异性调查[J].中国妇幼保健,2016,31(20):4266-4268.DOI:10. 7620/zgfybj. j. issn. 1001-4411. 2016.20.60.
  [7]程晓芳,安丰玲.高龄产妇不良妊娠和分娩结局及影响因素的研究现状[J].中国实用护理杂志,2018,34(13):1036-1040.DOI:10.3760/cma.j.issn.1672-7088.2018.13.019.
  [8]朱蓉,陈妮妮,胡淑怡,等.中国高龄孕产妇妊娠风险现状[J].中国妇幼保健,2016,31(23):5205-5207.DOI:10.7620/zgfybj.j.issn.1001-4411.2016.23.113.
  [9]段巍芳,张卫社.高龄对妊娠特有疾病的影响及影响机制的研究进展[J].现代妇产科进展,2019, 28(1):65-70.DOI:10.13283/j.cnki.xdfckjz.2019.01.016.
  [10]薛燕妮,魏威.高龄产妇妊娠期糖尿病发病情况及相关影响因素分析[J].中国妇幼保健,2019,34(1):50-52.DOI:l0.7620/zgfybj.j.issn.1001-4411.2019.0117.
  [11]温小鲜,陈晓梅,梁建文.计划妊娠二胎妇女孕前保健护理对策研究[J].中华现代护理杂志,2017,23(20):2604-2608.DOI:10.3760/cma.j.issn.1674-2907.2017.20.008.
  [12]邓松清,陈海天,王东昱,等.二孩政策前后剖宫产率及剖宫产指征变化[J].中华围产医学杂志,2017,20(1):47-50.
  [13]张琦,温礼春.高龄孕妇的心理压力及影响因素研究[J].中华现代护理杂志,2016,22(33):4827-4829.DOI:10.3760/cma.j.issn.1674-2907.2016.33.024.
  [14]王永淑,杜敏霞,薛清杰.高龄二胎孕妇分娩方式选择影响因素分析[J].新乡医学院学报,2018, 35(12):1086-1093.
  [15] HONGXIA Z,YANGYU Z,YONGQING W.Analysis of thecharacteristics of pregnancy and delivery before and afterimplementation of the two-child policy[J].Chinese Medi-cal Journal(English),2018,131(1):37-42. DOI:10.4103/0366-6999.221268.
  [16]林敏秀.“二胎全面放开”背景下瘢痕子宫再次妊娠产妇分娩方式的选择及对母婴结局的影响[J].中国妇幼保健,2019,34(1):2227-2229. DOI:10. 7620/zgfybj. j.issn.1001-4411.2019.1016.
  [17]陈华清,肖梅.极高龄妇女妊娠结局的临床分析[J].华南国防医学杂志,2017,31(3):178-180.DOI:10.13730/j.issn.1009-2595.2017.03,008.
  [18]王晓波,张晓辉,吴巍巍,等.二胎政策开放后出生缺陷发生率变化趋势分析[J].中国实用妇科与产科杂志,2018,34(9):1051-1054.DOI:10.19538/j.fk.2018.09,125.
  [19]鲍金雷,孙博伦,王璐.我国产后照护模式的研究进展[J].护理管理杂志,2019,19(11):811-815.DOI:10.3969/j.issn.1671-315x.2019.11.012.
  [20] HONGTIAN L,MING X,SUSAN H,et al. Association ofChina's universal two child policy with changes in birthsand birth related health factors:national,descriptive com-parative study[J].BMJ,2019,366:14680.DOI:10.1136/bmj.l4680.
  [21]陈宇,伍绍文,张为远.高龄孕产妇的潜在风险[J].中华妇产科杂志,2017,2(8):566-568.DOI:10.3760/cma.j.issn.0529-567x.2017.08.014.
  [22]胡丽娜.二孩政策下高危孕产妇风险预警体系构建的思考[J].中国实用妇科与产科杂志,2017,33(1):52-54.DOI:10.19538/j.fk2017010112.

【责任编辑:admin】
医学论文 更多>>
热门论文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