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妇科医学 >

NRS2002评分与体重指数在妇科肿瘤患者营养风险筛查的比较研究

时间:2020-06-24 08:00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摘要:目的 采用NRS2002评分(nutritional risk screening 2002,NRS2002)和体重指数(body mass index,BMI)分别调查妇科肿瘤患者的营养状况,为临床提供一种更敏感的营养风险筛查工具。方法 采用现况研究设计,采用便利取样方法,选择本市某三级甲等综合医院的750例妇科肿瘤患者,采用NRS2002评分和BMI分别对患者进行营养风险筛查。了解妇科肿瘤患者的营养状况,并比较NRS2002评分与BMI在妇科肿瘤患者营养风险筛查中的相关性和差异性。结果NRS2002评分筛查结果 显示,23.1%(173/750)的妇科肿瘤患者明确存在营养风险,76.9%(577/750)的妇科肿瘤患者无营养风险;BMI筛查结果显示,15.1%(113/750)的妇科肿瘤患者明确存在营养风险,84.9%(637/750)的妇科肿瘤患者无营养风险。NRS2002评分和BMI筛查妇科肿瘤患者营养风险筛出率相关性分析,χ2=22.500,P<0.001,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结论妇科肿瘤患者的营养风险发生率较高,营养状况不甚理想。采用BMI筛查妇科疾病患者的营养风险不如NRS2002评分敏感。
  关键词:肿瘤 营养风险 NRS2002评分 体重指数 妇科 现况研究

  妇科肿瘤是严重影响妇女身心健康的常见疾病之一[1]。随着各种治疗手段延长,患者生存时间的同时,妇科肿瘤患者常经历许多不适,如疼痛,恶心,呕吐,体重减轻,口感食欲降低等[2],营养不良、营养不足率高,进而造成患者体重减轻,感染危险增加,住院日延长,增加治疗费用,抗肿瘤治疗的耐受性降低,生活质量降低以及存活时间缩短等。研究认为[3],近20%~50%的肿瘤患者不是死于肿瘤本身而是营养不良的后果。因此,妇科肿瘤患者的营养状况成为关注的热点问题,如何准确筛查营养状况,进一步改善生活质量,成为关注重点。2002年,欧洲学者首次提出营养风险的概念,2016年美国肠外肠内营养学会、美国胃肠病学会和欧洲肠外肠内营养学会颁布的最新指南[4-5]中均指出,进行营养支持前,应对患者进行营养风险评估。体重指数(body mass index,BMI)是营养风险筛查指标中公认比较有价值的。2002年中国肥胖问题工作组根据1990年以来中国13项流行病学调查数据得出中国人BMI正常值为18.5≤BMI<24[6]。但有研究表明[7],BMI由于只考虑到身高因素的影响,并不能准确、客观地反映人体营养状况,而且由于缺乏锻炼,亚洲人尤其是女性更不适宜以BMI来判断。NRS2002评分(nutritional risk screening2002,NRS2002)是欧洲肠外肠内营养学会推荐的营养风险筛查工具,该工具被中国肠外肠内营养分会列为肠外肠内营养支持适应症的有效工具(A级证据)[8],目前,主要应用在营养不良发生率较高的胃癌、肠癌、肾癌、肝癌等患者,在妇科肿瘤患者中应用较少。因此,本研究旨在采用NRS2002评分和BMI,分别了解妇科肿瘤患者的营养状况,探索和比较NRS2002评分与BMI在妇科肿瘤患者营养风险筛查中的相关性和差异性,以便为患者制订更准确的营养计划,提高患者生活质量。

  1 对象与方法

  1.1 研究对象
  采用现况研究设计,采用便利取样法,选取北京市某所三级甲等综合医院妇科2016年12月至2017年12月收治的妇科肿瘤患者。根据两配对组率的比较计算公式:n=[Zα/2(2πc)0.5+Zβ(2π+-π-+)0.5]2/(π+--π-+)2其中α=0.05,Zα/2=1.960,β=0.10,Zβ=1.282,根据崔丽英[9]等的研究,取π+-=22.9%·π-+=16.8%,扩大10%的失访率,共750例。纳入标准:明确诊断的妇科肿瘤住院患者;年龄>16岁;无言语表达缺陷及精神认知障碍。排除标准:伴有胃肠道疾病手术史,伴有随心、肺、肾等重症疾病,伴有老年痴呆症、中枢神经疾患等;神志不清,无法正常沟通交流者;研究中死亡的患者。患者均签署知情同意书。
  1.2 方法
  1.2.1 研究工具
  1.2.1. 1 一般资料
  自行设计一般资料调查表,内容包括以下。(1)人口学资料:患者年龄、身高、体重、家庭月总收入等。(2)临床资料:临床诊断及分型、癌症分期、手术史、化疗疗程、消化道反应(呕吐、腹泻)、营养支持状况等。
  1.2.1. 2 营养风险筛查
  采用NRS 2002和BMI进行调查。NRS 2002包括初筛和最终筛查两个部分[10-11]。初筛的4个问题能简单反映住院患者的营养状况,并能筛查营养不良风险。最终筛查包括3个部分,即营养状况受损评分、疾病严重程度评分,年龄评分(若70岁以上加1分),NRS总评分为上述3项评分相加,总分为0~7分。若NRS评分<3分为无营养风险,NRS评分≥3分为有营养风险。BMI筛查:BMI=体重(kg)÷身高(m)2。根据2001年中国人群肥胖与疾病危险研讨会(WGOC)推荐的标准[12],将成人(>18周岁)体重分为以下几种:(1)体重过低:BMI<18.5;(2)体重正常:18.5≤BMI≤23.9;(3)超重:24.0≤BMI≤27.9;(4)肥胖:BMI≥28.0。本研究咨询妇科专家和营养专家后,将18.5≤BMI≤27.9视为无营养风险,BMI<18.5及BMI≥28.0为有营养风险。
  1.2.2 调查方法
  两名研究者经过营养学专家和妇科肿瘤专家的统一指导和培训后,在患者刚入院时亲自评估患者营养状况。评估前,采用统一指导语向患者介绍研究项目及要求。评估完毕后,研究者当场检查调查问卷是否填全,若有缺失项目,查阅病历及时填补,再次核对无误后收回。本研究共发放调查问卷750份,收回750份,有效750份,有效率为100.0%。
  1.3 统计学方法
  资料收集完成后录入Epidata3.1数据库,采用SPSS19.0软件进行统计分析。一般资料:计量资料采用、计数资料采用频数和百分率进行描述。采用普通四格表χ2检验比较体重指数和NRS2002评分评价患者营养风险筛出率的相关性,采用配对四格表χ2检验(McNemar检验)比较其差异性,P<0.05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妇科肿瘤患者一般资料
  750例患者年龄16~85岁,平均(43.7±13.2)岁;身高141~179cm,平均(161.7±5.6)cm;体重30.2~99.9kg,平均(59.9±9.3)kg;BMI12.9~38.3,平均(22.9±3.5)。其他资料见表1。

  表1 妇科肿瘤患者一般资料(n=750)
  
  2.2 NRS2002评分和BMI筛查患者营养风险比较
  NRS2002评分结果显示,23.1%(173/750)的患者有营养风险,76.9%(577/750)的患者无营养风险;BMI评价结果显示,15.1%(113/750)的患者有营养风险,84.9%(637/750)的患者无营养风险。NRS2002评分和BMI筛查患者营养风险比较,χ2=22.500,P<0.001,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NRS2002评分筛查患者营养风险发生率高于BMI评价法。
  2.3 NRS2002评分与BMI筛查患者营养风险的相关性
  NRS2002评分与BMI筛查营养风险的相关性见表2。由表2可见,NRS2002评分与BMI筛查患者营养风险的相关性具有统计学意义(P<0.001)。
  表2 NRS2002评分与BMI筛查患者营养风险的相关性分析
  

  3 讨论

  3.1 NRS2002评分和BMI评价妇科肿瘤患者营养状况分析
  本研究结果显示,NRS2002评分筛查结果显示,23.1%(173/750)的妇科肿瘤患者存在营养风险,BMI筛查结果显示,15.1%(113/750)的妇科肿瘤患者有营养风险,提示患者的营养状况不甚理想。据报道[13],肿瘤患者营养风险发生率为45%~80%。徐超等[14]调查各种类型的肿瘤患者营养风险发现,胃癌营养风险发生率最高为83.8%,其中妇科肿瘤为60.0%,处于中等水平。比较多项肿瘤住院患者营养风险相关研究发现,妇科肿瘤患者的营养状况普遍处于中等水平,虽然不是最差,但也不甚理想。分析原因如下:(1)肿瘤细胞代谢异常,表现为蛋白质分解增加,葡萄糖和脂肪代谢升高,与正常细胞竞争有限的能量和营养,使机体处于营养不足的状态。(2)妇科肿瘤组织和疾病本身如卵巢癌等,常继发性引起患者恶心、呕吐及消化道吸收功能障碍,甚至肠梗阻,从而引起厌食、消瘦等一系列恶液质症状。(3)放化疗治疗带来的恶心、呕吐、骨髓抑制等副作用,使患者摄入营养较少,合成代谢功能减弱,又加重了患者的营养不良;手术治疗也会使机体处于导致高代谢状态,同时伴随电解质失衡,造成机体出现代谢异常。(4)妇科肿瘤患者一般伴随各种负性情绪,如抑郁,焦虑等情绪也会进一步影响食欲。提示应重视妇科肿瘤患者的营养风险筛查,关注其营养状况。
  3.2 NRS2002评分与BMI在妇科肿瘤患者营养筛选中相关性和差异性分析
  临床上,通常将体重指数作为反映患者营养状况的一个重要指标。近些年,多达70多种营养筛查和评估工具在临床广泛推广和应用,但适用于患者营养评价工具尚缺乏统一的金标准[3]。其中NRS2002评分可以较好地反映住院患者的营养状况,广泛用于外科手术、血液透析、门诊和住院肿瘤患者的营养风险筛查和营养评估[15-18]。本研究结果表明,两种方法在筛查营养风险方面具有相关性,分析原因可能是NRS2002评分中,营养状况评分部分是根据体重情况来评分的,3个月内体重丢失>5%或入院前1周食物摄入量为正常需要量的50%~75%,为轻度营养状况受损,评1分;2个月内体重丢失>5%或入院前1周食物摄入量为正常需要量的25%~50%,为中度营养状况受损,评2分;BMI<18.5,且一般情况差或1个月内体重丢失>5%或入院前1周内食物摄入量不及正常需要量的25%,为重度营养状况受损,评3分。因此,两者在筛查营养风险方面具有一定的相关性。但NRS2002评分还考虑疾病严重程度和年龄等因素,所以两者又具有一定差异性。这在本研究中也进一步得到验证,BMI筛查的营养风险率为15.1%,而NRS2002评分筛查出营养风险率为23.1%,这表明在筛查营养风险方面,对于妇科疾病患者采用BMI筛查营养风险检出率低于NRS2002评分法。如孙克娟等[19]研究中采用BMI与体脂率法筛查患者营养状况,结果发现,BMI筛查出过轻及肥胖者占35.21%,而体脂率法筛查出78.88%,进一步说明BMI标准在评价妇科疾病患者营养状况的局限性。分析原因:可能是BMI无性别之分,尤其对于女性一般不参加体育运动,所以肌肉并不发达,使用理想体重或体重指数方法检测可能都在正常范围,但实际脂肪含量相对较多,从而对其健康产生不良影响,因此在临床上具有一定的局限性。而NRS2002评分包含患者营养状况受损评分、疾病严重程度评分以及年龄评分,可以较全面地反映患者的营养状况。这提示对于妇科肿瘤患者营养风险评价应选用敏感度更高的NRS2002评分法,并结合其他营养相关生化指标和人体成分,如总蛋白、白蛋白、血红蛋白、体脂量等,才能更加准确地评估患者的营养状况。

  4 结论

  本调查显示,妇科肿瘤患者营养状况不甚理想,BMI筛查妇科疾病患者营养风险不如NRS2002评分筛查敏感,同时该方法安全、简洁、方便。临床工作中,建议对妇科肿瘤患者采用NRS2002评分法,同时结合患者的营养相关生化及体脂指标,以便更加精确地筛查出妇科患者的营养状况,从而制订相应合理的营养支持方案,早发现、早控制病情的进展,降低其并发症,改善生活质量,缩短住院时间。

  参考文献
  [1]于秀丽,朴丽,赵程程,等.妇科恶性肿瘤患者照顾者生活质量的研究进展[J].中华现代护理杂志,2017,23(12):1694-1697.
  [2]龙海梅,成亚芹.关注对妇科肿瘤患者的生存质量及对策[J].医学信息,2015,28(47):266-267.
  [3]汪玉洁,陈锦秀.营养评价工具在肿瘤患者中的应用研究进展[J].中华护理杂志,2012,47(7):666-669.
  [4]MCCLAVE S A,DIBAISE J K,MULLIN G E,et al. ACG clinical guideline:nutrition therapy in the adult hospitalized patient[J]. Am J Gastroenterol,2016,111(3):315-334.
  [5]TAYLOR B E,MCCLAVE S A,MARTINDALE R G,et al.Guidelines for the provision and assessment of nutrition support therapy in the adult critically ill patient:society of critical care medicine(SCCM)and American society for parenteral and enteral nutrition(A.S.P.E.N.)[J]. Crit Care Med,2016,44(2):390-438.
  [6]国际生命科学学会中国办事处中国肥胖问题工作组联合数据汇总分析协作组.中国成人体质指数分类的推荐意见简介[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01,35(5):62-63.
  [7]胡健,欧阳晓俊,刘晔,等.亚洲人骨质疏松自我筛查工具和体质指数筛查老年骨质疏松症效果比较[J].中华骨质疏松和骨矿盐疾病杂志,2017,10(3):246-251.
  [8]中国抗癌协会,中国抗癌协会肿瘤营养与支持治疗专业委员会,中国抗癌协会肿瘤康复与姑息治疗专业委员会,等.营养风险筛查[J].肿瘤代谢与营养电子杂志,2016,3(2):100-101.
  [9]崔丽英,张澍田,于康,等.北京大医院住院患者营养风险、营养不良(不足)、超重和肥胖发生率及营养支持应用状况[J].中国临床营养杂志,2008,16(6):341-345.
  [10]谢浩芬.营养风险筛查(NRS2002)的研究进展及对营养支持的意义[J].中华现代护理杂志,2017,23(11):1457-1460.
  [11]杨剑,张明,蒋朱明,等.营养筛查与营养评定:理念、临床实用及误区[J].中华临床营养杂志,2017,25(1):59-64
  [12]国际生命科学学会中国办事处中国肥胖问题工作组联合数据汇总分析协作组.中国成人体质指数分类的推荐意见简介[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01,35(5):349-350.
  [13]魏立君,安广权,王苏.NRS2002量表在恶性肿瘤手术患者营养筛查及评估中的作用[J].中国老年学杂志,2016,36(23):5901-5902.
  [14]徐超,冯远德,孙光南,等.南方某大型医院晚期恶性肿瘤患者营养风险、营养不足和营养支持情况调查[J].中华临床营养杂志,2013,21(3):182-184.
  [15]谷玥,刘宝华,赵秋月,等.NRS2002在肝胆外科手术老年患者营养筛查中的应用[J].中国老年学杂志,2014,34(16):4550-4551.
  [16]李静.维持性血透患者营养支持及营养指导[J].中国保健营养,2018,28(33):323.
  [17]BOZZETTI F, MARIANI L, LO VULLO S, et al. The nutritional risk in oncology:a study of 1453 cancel outpatients[J]. Support Care Cancer, 2012, 20(8):1919-1928.
  [18]朱明炜,韦军民,陈伟,等.恶性肿瘤患者住院期间营养风险变化的动态调查[J].中华医学杂志,2018,98(14):1093-1098.
  [19]孙克娟,魏雨佳,高婷,等.妇科疾病手术患者人体成分与营养状况研究[J].肠外与肠内营养,2019,26(1):45-49.

【责任编辑:admin】
医学论文 更多>>
热门论文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