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骨科 >

脉冲射频不同作用时间对三叉神经痛疗效的影响

时间:2020-05-21 15:25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摘要:目的 观察脉冲射频不同作用时间对治疗三叉神经痛疗效的影响。方法 58例接受脉冲射频治疗的三叉神经痛患者随机分为3组 (60、120、180 s) , 观察不同时间点的NRS评分, 统计有效率。结果 治疗后各组均有较好的镇痛效应, 各组各时间点NRS评分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P>0.05) ;各组疗效评定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P>0.05) ;无严重并发症发生。结论 60、120及180 s脉冲射频治疗三叉神经痛疗效一致。
  关键词:三叉神经痛; 脉冲射频; 射频热凝;


  三叉神经痛是一种难治的剧烈性疼痛疾病, 其发病原因和具体机制尚无定论。脉冲射频 (pulsed radiofrequency, PRF) 是近年来疼痛治疗的一种新型治疗技术, 基于SLUIJTER[1]最初的使用结果, PRF没有经过对照的双盲临床研究, 就已经被迅速推广到全世界[2]。PRF的作用参数 (如频率、电压、时程、持续时间等) 选择还没有一个“金标准”[1], 临床病例报道采用较多的是SLUIJTER[1]提出的2 Hz、42℃、120 s参数, 不同作用时间对于三叉神经疼痛疗效的影响鲜见报道。我们就不同作用时间 (60、120及180 s) PRF对三叉神经痛的临床疗效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自2007年1月至2009年6月我院神经内科住院确诊为原发性三叉神经痛患者58例, 其中男27例, 女31例, 年龄 (58.3±14.5) 岁。其中Ⅰ支痛2例, Ⅱ支痛20例, Ⅲ支痛25例, Ⅰ+Ⅱ支痛2例, Ⅰ+Ⅲ支痛3例, Ⅱ+Ⅲ支痛2例, Ⅰ+Ⅱ+Ⅲ支痛4例, 均为卡马西平治疗有效但不愿继续服药或不能耐受药物不良反应的患者。排除标准: (1) 既往曾行各种化学或物理神经毁损治疗; (2) 继发性三叉神经痛; (3) 有明显的心肝肾功能障碍者; (4) 孕期或哺乳期妇女。患者按序号随机入组, 共分为3组:Ⅰ组22例, Ⅰ支痛2例, Ⅱ支痛7例, Ⅲ支痛9例, Ⅰ+Ⅲ支痛1例, Ⅱ+Ⅲ支痛1例, Ⅰ+Ⅱ+Ⅲ支痛2例;Ⅱ组18例, Ⅱ支痛6例, Ⅲ支痛8例, Ⅰ+Ⅱ支痛1例, Ⅰ+Ⅲ支痛1例, Ⅱ+Ⅲ支痛1例, Ⅰ+Ⅱ+Ⅲ支痛1例;Ⅲ组18例, Ⅱ支痛7例, Ⅲ支痛8例, Ⅰ+Ⅱ支痛1例, Ⅰ+Ⅲ支痛1例, Ⅰ+Ⅱ+Ⅲ支痛1例。PRF治疗前患者一般情况、治疗前数字评分法 (numeric rating scales, NRS) 评分 (表1) 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P>0.05) 。
  1.2 仪器设备
  射频控温热凝仪R-20008 (北京北琪医疗科技有限公司生产) ;射频套针:长10 cm, 作用针尖5 mm。
  1.3 穿刺操作
  患者取头正中仰卧位, 根据患者疼痛部位确定PRF治疗的三叉神经分支, 局部麻醉后分别于眶上孔、眶下孔、颏孔或下颌切迹进针。开启热凝仪神经电刺激功能, 首先选取频率50 Hz, 电压1.0 V刺激电流, 缓慢进针, 当患者诉颜面部患病区域类似疼痛发作时, 降低神经电刺激至0.8 V, 调整针尖接近神经;当调整电刺激至0.5~ 0.7 V时仍保持异感时, 穿刺针到达射频部位。
  1.4 脉冲射频治疗
  Ⅰ组作用时间为60 s;Ⅱ组作用时间为120 s;Ⅲ组作用时间为180 s;3组其余作用参数一致:频率2 Hz, 脉宽20 ms, 射频温度42℃。
  1.5 观察指标
  疼痛强度评分:采用NRS评分, 0表示不痛, 10表示最痛。分别记录治疗前, 治疗后1、3 d, 1周, 1、6和12个月时的NRS评分。记录患者治疗后面部感觉减退、面部皮肤肿胀等不良反应的发生情况。
  1.6 疗效评定标准
  痊愈:疼痛消失;有效:疼痛缓解25%以上;无效:疼痛缓解不足25%。疼痛缓解率= (治疗前NRS评分-治疗后NRS评分) /治疗前NRS评分;总有效率= (痊愈+有效) /总例数×100%。随访1年评定疗效。
  1.7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 11.5统计软件, 射频治疗前和处理后各时间段NRS评分采用One-Way ANOVA进行分析, 计数资料采用χ2检验和Fisher′s精确概率法。

  2 结果

  2.1 3组NRS评分比较
  治疗后3组患者NRS评分均有下降趋势, 治疗后各时间点NRS评分差异无统计学意义。见表1。
  表1 PRF治疗前后各组患者NRS评分比较x¯±s

  

  2.2 3组疗效比较
  随访1年, 各组疗效评定结果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χ2=0.130, υ=2, P=0.937) , 见表2。
  表2 各组疗效比较

  

  2.3 不良反应
  治疗后发生面部感觉麻木, Ⅰ组2例, Ⅱ组1例, 给予神经营养治疗2周后麻木消失;发生皮肤肿胀, Ⅲ组1例, 在3 d内完全消退, 考虑穿刺损伤所致。无其他不良反应发生。

  3 讨论

  疼痛本身是一种警戒信号, 对机体具有保护作用, 但疼痛长期持续不止, 便失去了警戒意义。根据射频电流产生的方式, 射频可分为连续射频, 亦称射频热凝 (continuous radiofrequency) 和PRF两种[3]。在连续射频中, 当射频电流通过神经组织时, 神经组织因电阻抗效应而发热, 温度可达65~80℃, 从而使神经变性, 阻断痛觉的传导, 达到缓解疼痛的目的。而PRF的机制目前还不十分清楚, 它的温度通常在38~45℃之间, 这样低的温度认为是不能使神经变性的, 对神经性疼痛的治疗效果不如连续射频那样确切。推测PRF缓解疼痛的机制主要是作用于脊髓背根节、脊髓背角以及分子水平[4]。
  PRF的作用参数 (如频率、电压、时程、持续时间等) 选择目前没有统一的规范, 鲜见相关文献报道。VAN ZUNDERT等[5]对PRF效果有无时间累加效应进行初步探讨, 发现PRF 120 s和8 min的结果并无差异。彭岚等[6]在相同温度42℃下, 比较不同脉冲频率 (2与6 Hz) 以及作用时间 (120与480 s) 治疗神经根性腰腿痛临床研究中, 提示所采取的不同频率和不同作用时间的PRF对临床疗效无明显影响。谢长春等[4]研究显示PRF不同作用时间 (120与480 s) 均具有较好局部的镇痛作用, 且差异无显著性, 证实120 s的作用时间已经能产生完全的作用。
  本研究中, 我们设定的PRF参数为42℃, 时间分别为60、120及180 s。随访1年发现, 治疗后各组均显示良好的镇痛效果, 治疗后各组各随访时间点NRS评分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P>0.05) , 各组疗效评定差异也无统计学意义 (P>0.05) , 提示不同作用时间对三叉神经痛疗效的一致性, 延长作用时间并不能提高镇痛效果。
  在各组未见严重不良反应。由于42~50℃范围内或更高的温度是对神经纤维有细胞毒性的, 在各种软组织中, 温度超过43℃时就可以诱发细胞凋亡, 故PRF选择42℃为界[7]。而在射频热凝术中, 根据刘灵慧等[8]报道, 作者以60~75℃温度进行射频热凝, 3 700例中出现并发症853例, 其中咬肌瘫痪710例, 提示了射频热凝较脉冲射频具有较高的不良反应发生率。
  PRF由于并发症少、定位准确、不良反应少、作用显著以及复发率少等诸多优点被广泛应用于临床治疗中[9]。若复发, 亦可考虑再次治疗或者改用射频热凝治疗[10]。

  参考文献
  [1]SLUIJTER M E.The role of radiofrequency in failed back surgerypatients[J].Curr Rev Pain, 2000, 4 (1) :49-53.
  [2]RICHEBP, RATHMELL J P, BRENNAN T J.Immediate earlygenes after pulsed radiofrequency treatment:neurobiology in needof clinical trials[J].Anesthesiology, 2005, 102 (1) :1-3.
  [3]SIMOPOULOS T T, KRAEMAR J, NAGDA J V, et al.Responseto pulsed and continuous radiofrequency lesioning of the dorsal rootganglion and segmental nerves in patients with chronic lumbar ra-dicular pain[J].Pain Physician, 2008, 11 (2) :137-144.
  [4]谢长春, 高崇荣, 卢振和, 等.不同频率脉冲射频对大鼠脊髓背角C-纤维诱发电位长时程增强的影响[J].中国疼痛医学杂志, 2008, 12 (6) :325-328.
  [5]VAN ZUNDERT J, DE LOUW A J, JOOSTEN E A, et al.Pulsedand continuous radiofrequency current adjacent to the cervical dor-sal root ganglion of the rat induces late cellular activity in the dor-sal horn[J].Anesthesiology, 2005, 102 (1) :125-131.
  [6]彭岚, 卢振和, 高崇荣.脊神经脉冲射频治疗神经根性腰腿痛参数的临床研究[J].广东医学, 2007, 28 (9) :1483-1485.
  [7]孙来保, 魏明, 刘松, 等.射频应用于慢性疼痛治疗的机制[J].中国疼痛医学杂志, 2008, 14 (3) :176-177.
  [8]刘灵慧, 黄仁辉.射频热凝术治疗三叉神经痛的并发症探讨[J].中国神经精神疾病杂志, 2002, 28 (3) :215-216.
  [9]翟利平, 卢振和, 陈金生, 等.脉冲射频治疗三叉神经痛疗效观察[J].广东医学, 2007, 28 (4) :553-554.
  [10]胡滨, 王进钢.脉冲射频与射频热凝治疗原发性三叉神经痛的疗效分析[J].国际医药卫生导报, 2008, 14 (15) :11-13.





【责任编辑:admin】
医学论文 更多>>
热门论文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