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骨科 >

肾内科医护人员对社区血液透析态度的影响因素研究

时间:2020-06-23 08:24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摘要:目的 调查四川省二级甲等及以上医院肾内科医护人员对开展社区血液透析的态度及其影响因素,为针对性地提高肾内科医护人员对社区血液透析态度的认识提供依据。方法 采用一般资料问卷和自行设计的社区开展血液透析态度调查表对四川省18所二级甲等及以上医院肾内科526名医护人员进行调查。结果 肾内科医护人员对社区开展血液透析态度总分为(8.30±2.05)分,医院等级和职称是肾内科医护人员社区血液透析态度的影响因素。结论 四川省二级及以上医院肾内科医护人员对社区血液透析的态度处于中等水平,有待进一步提高,亟需采取针对性的措施,提高肾内科医护人员对社区血液透析态度的认识,加大肾内科医护人员的培养力度,保证患者治疗安全。
  关键词:社区血液透析 肾内科医护人员 态度

  慢性肾脏病是全球面临的公共健康问题。有研究显示,我国有11.8%的人群诊断为慢性肾脏病,其中约有2.0%发展为终末期肾病[1-2]。血液透析作为终末期肾病的治疗方式之一,近年来我国血液透析患者的治疗需求不断增长,2016年我国血液透析患者超过40万人,比2011年增长近50.0%[3]。目前,我国血液透析患者主要集中在二级及以上医院接受治疗,社区的血液透析设施较为缺乏[4]。面对血液透析患者日益增长、大型医院血液透析中心日趋饱和的现象,在社区开展血液透析将是未来血液透析服务发展的趋势。本研究旨在探讨肾内科医护人员对开展社区血液透析的态度,以期为提高医护人员对社区血液透析态度的认识,为保证患者治疗安全提供参考依据。

  1 对象与方法

  1.1 研究对象
  选取四川省18所二级甲等及以上医院肾内科工作医护人员526名为研究对象。纳入标准:(1)从事肾脏疾病的诊疗、护理工作≥1年;(2)具有执业医师资格或执业护士资格;(3)自愿参与本研究并签署知情同意书。排除实习或进修医师、护士。
  1.2 方法
  1.2.1 调查工具
  1.2.1.1一般资料问卷
  包括年龄、性别、学历、、。职业、职称、肾内科工作时间、血液透析工作时间等。
  1.2.1.2社区开展血液透析态度调查表
  量表在查阅文献[5-6]基础上自行编制,并邀请5名副高级职称及以上专家(3名肾内科教授、2名血液透析护士长)对量表的内容进行评价和调整,形成4个闭合性问题(您之前是否听说过“社区血液透析”?您之前是否了解“社区血液透析”的确切意思?您认为在患者居住的社区建立血液透析中心是否有必要?您认为在患者居住的社区建立血液透析中心是否可行?)问题回答选项设置采用Likert 5级评分法,从“根本不知道”到“非常可行”分别计0~4分,总分为0~16分。内容效度为0.860,量表的Cronbach'sα系数为0.810。
  1.2.2 调查方法
  调查前获得所在医院伦理委员会的审核及各医院肾内科负责人的同意。采用问卷调查法,由两名研究助理作为资料收集者,于2017年8月至10月对符合纳入标准的研究对象实施一对一调查。研究助理在调查前使用统一的指导语先向研究对象介绍本研究的目的与意义,研究对象独立填写后当场回收问卷。共发放问卷612份,回收有效问卷526份,有效回收率为85.95%。
  1.2.3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 17.0统计软件包进行数据录入和分析,计数资料以人数、百分比进行描述;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进行描述,组间比较采用t检验或单因素方差分析;多因素分析采用多元线性回归分析。

  2 结果

  2.1 肾内科医护人员一般资料
  526名医护人员年龄为27~34岁,其他情况见表1。

  表1 肾内科医护人员一般资料(n=526)
  
  2.2 肾内科医护人员对社区开展血液透析的态度
  (见表2)

  表2 肾内科医护人员对社区开展血液透析的态度(n=526)
  
  2.3 肾内科医护人员对社区开展血液透析态度的影响因素
  不同特征肾内科医护人员对社区开展血液透析态度得分比较见表3。以肾内科医护人员对社区开展血液透析态度得分为因变量,以单因素分析结果中有统计学意义的项目为自变量,进行多元线性回归分析,自变量赋值方式见表4,多元线性回归分析结果见表5。
  表3 不同特征肾内科医护人员对社区开展血液透析态度得分比较(n=526)
  
  表4 肾内科医护人员对社区开展血液透析态度影响因素的自变量赋值方式
  
  表5 肾内科医护人员对社区开展血液透析态度影响因素的分多元线性回归析结果
  

  3 讨论

  3.1 肾内科医护人员对社区开展血液透析的态度处于中等水平
  本研究结果显示,肾内科医护人员听说过“社区血液透析”及其对“社区血液透析”确切意思的了解度均处于中等水平。该研究结果可能与以下两方面有关:(1)近几年国家和地方政府部门出台相关政策鼓励社区办医,鼓励引入民营资本开展血液透析服务,并陆续在山东、河北、江西等地开展了独立血液透析中心试点,加强对社区血液透析服务的政策支持和宣传[7-10];(2)美国、加拿大等西方发达国家和我国台湾地区的社区血液透析已经取得一定成效,部分医护人员特别是三级医院医护人员通过对外交流学习,对社区血液透析发展的优势(如改善患者的生存质量、减少交通时间、减少移居需求及相关的负性心理社会问题、增加透析充分性、降低负性事件与入院率等)有一定的认识[11-13]。本研究结果亦表明,肾内科医护人员自评建立社区血液透析中心的必要性得分较高,处于中等偏上水平。伴随糖尿病、高血压等基础疾病的增加,我国慢性肾病的发生率逐年攀升[1-2];同时伴随国家医疗保险政策的不断完善,原国家卫生部2012年提出要全面推开尿毒症等8类大病保障,通过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与医疗救助的衔接,使重特大疾病补偿水平达到约90%[14],促使血液透析患者逐年增加,至2016年已超过40万[3]。面对日益增长的血液透析人群,仅靠大医院的医疗资源远不能满足血液透析患者的治疗需求。相关研究显示,工作负荷过重是血液透析护士最主要的工作体验[15-19]。较高的工作负担可严重影响血液透析护士的工作满意度、职业倦怠和离职意愿,亦可影响患者满意度和患者照护质量[17,20-22]。因此,发展社区血液透析、促进医院血液透析患者的有效分流,是减轻医院肾内科医护人员的工作负担、提高患者治疗质量、促进患者安全的非常必要的举措。本研究结果还显示,肾内科医护人员认为发展社区血液透析的可行性得分较高,处于中等偏上水平。分析与以下因素有关:(1)社区血液透析具有方便患者、促进其家庭与社会回归的明显优势,可为大多数血液透析患者提供就近服务,容易被患者和家属所接受[9];(2)国家政策要求建立社区血液透析中心需要与10 km范围内的二级以上综合医院签订血液透析急性并发症服务协议,并允许肾内科高级医师在独立血液透析中心多点执业[8],这一举措极大程度解决患者和家属所担忧的社区血液透析中心的转介与抢救配套措施不完善、医护人员专业技术与能力欠佳的问题。
  3.2 肾内科医护人员对社区开展血液透析态度的影响因素分析
  3.2.1 医院等级
  医院等级是肾内科医护人员对社区血液透析态度的主要影响因素,与二级医院相比,三级医院肾内科医护人员对建立社区血液透析中心的态度更加积极。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各级医院之间的医疗卫生资源分布差异明显,与二级医院相比,三级医院集中了更为优势的人力资源、设备资源等,诊疗技术和手段更为先进,深得公众信任[23]。虽然我国近几年血液透析患者数量的快速增长导致各大型医院透析中心出现“一床难求”的现象,但大型医院优质的医疗资源与护士过硬的操作技术使得患者更愿意在大型医院接受长期透析治疗,导致医院超负荷运转,肾内科医护人员的工作负荷明显增加[15-19]。因此,亟待开展社区血液透析,促进患者合理、有效分流,保证患者治疗安全。有学者对加拿大患者的研究表明,医院医务人员的支持、独立透析的优势宣传可促进患者选择到独立血液透析中心治疗[6]。加强社区血液透析服务的宣传工作,通过医院医务人员积极加强对社区血液透析优势的宣传,可有效提高患者对社区血液透析的知晓度和认识度,促进患者有效分流,缓解三级医院的诊疗压力。
  3.2.2 职称
  本研究结果显示,职称越高的肾内科医护人员对社区血液透析的态度更为积极,这可能与职称较高者往往学历较高,高学历者的信息获取能力较强[24-25],往往能通过各种渠道快速捕捉政策信息并主动了解社区血液透析的优势和劣势相关。此外,职称较高的医护人员通常都是科室的技术、学术和管理骨干,与低职称者相比,拥有更多的对外交流学习和了解国家与地方政策的机会,这可能也是其对社区血液透析的态度较为积极的原因之一。

  4 小结

  综上所述,四川省二级及以上医院肾内科医护人员对社区血液透析的态度较为积极,其中医院等级和职称是影响肾内科医护人员社区血液透析态度的主要因素。因此,加强对社区血液透析的宣传,提高肾内科医护人员对社区透析的认识,对于合理引导患者,促进患者合理、有效分流,保证患者治疗安全非常重要。

  参考文献
  [1]LIU Z H.Nephrology in China[J].Nature Reviews Nephrology,2013,9(9):523-528.DOI:10.1038/nrneph.2013.146.
  [2]张路霞,王海燕.中国慢性肾脏病的现状及挑战---来自中国慢性肾脏病流行病学调查的启示[J].中华内科杂志,2012,51(7):497-498.DOI:10.3760/cma.j.issn.0578-1426.2012.07.001.
  [3]陈香美.中国血液透析患者的现状与展望[EB/OL].(2017-08-04)[2018-08-16].http://www.360doc.com/content/17/0816/22/36788553_679751552.shtml.
  [4]王光跃.引入社会资本,破解“透析难”可行吗?---访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南京军区南京总医院刘志红教授[J].中国医药科学,2013,3(7):1-3.
  [5]SONDRUP B,COPLAND M,BLACK A,et al.Supporting patient choice:an intervention to promote independent dialysis therapies[J].Nephrology Nursing Journal,2011,38(6):491-498.
  [6]WOLSON R,KREFTING L,SUTCLIFFE P,et al.Native Canadians relocating for renal dialysis.Psychosocial and cultural issues[J].Canadian Family Physician,1994(40):1934-1941.
  [7]国务院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促进社会办医加快发展若干政策措施的通知[EB/OL].(2015-06-15)[2018-10-16].http://www.gov.cn/zhengce/content/2015-06/15/content_9845.htm.
  [8]医政管理局.《国家卫生计生委医政医管局关于征求血液透析中心基本标准和管理规范意见的函》(国卫医资源便函[2014]60号)[EB/OL].(2016-12-02)[2018-12-09].http://www.nhfpc.gov.cn/yzygj/s3594q/201612/69a95ec0335c4a45883713094c8ef10d.shtml.
  [9]周莉,付平.社区开展血液透析可能遇到的问题及可能解决方案[J].中国血液净化,2017,16(3):145-147.DOI:10.3969/j.issn.1671-4091.2017.03.001.
  [10]四川省人民政府.《四川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促进社会办医加快发展的实施意见(征求意见稿)》[EB/OL].(2016-07-20)[2018-11-22].http://zcwj.sc.gov.cn/xxgk/NewT.aspx?i=20160728154651-952474-00-000.
  [11]DIAMANT M J,YOUNG A,GALLO K,et al.Hemodialysis in a satellite unit:clinical performance target attainment and health-related quality of life[J].Clinical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Society of Nephrology,2011,6(7):1692-1699.DOI:10.2215/CJN.07650810.
  [12]MOIST L M,BRAGG-GRESHAM J L,PISONI R L,et al.Travel time to dialysis as a predictor of health-related quality of life,adherence,and mortality:the dialysis outcomes and practice patterns study(DOPPS)[J].American Journal of Kidney Diseases,2008,51(4):641-650.DOI:10.1053/j.ajkd.2007.12.021.
  [13]RODERICK P,NICHOLSON T,ARMITAGE A,et al.An evaluation of the costs,effectiveness and quality of renal replacement therapy provision in renal satellite units in England and Wales[J].Health Technology Assessment,2005,9(24):174-178.DOI:10.3310/hta9240.
  [14]凌寒.我国新推8类大病进医保将获90%医疗费[J].中国当代医药,2012,19(26):1.
  [15]李恩慈,蔡志翔,娄海嫦.血液透析专科护士工作体验的现象学研究[J].温州医科大学学报,2013,43(6):405-407.
  [16]POLASCHEK N.Negotiated care:A model for nursing work in the renal setting[J].Journal of Advanced Nursing,2003,42(4):355-363.
  [17]HAYES B,DOUGLAS C,BONNER A.Work environment,job satisfaction,stress and burnout in haemodialysis nurses[J].Journal of Nursing Management,2015,23(5):588-598.DOI:10.1111/jonm.12184.
  [18]KARKAR A,DAMMANG M L,BOUHAHA B M.Stress and burnout among hemodialysis nurses:a single-center,prospective survey study[J].Saudi Journal of Kidney Diseases and Transplantation,2015,26(1):12-18.
  [19]UGUR S,ACUNER A M,G?KTAS B,et al.Effects of physical environment on the stress levels of hemodialysis nurses in Ankara Turkey[J].Journal of Medical Systems,2007,31(4):283-287.
  [20]Rosenstock FN.The dilemma of dialysis nurse retention[EB/OL].(2015-10-01)[2018-10-16].https://www.nephrologynews.com/dilemma-of-dialysis-nurse-retention.
  [21]TRBOJEVIC-STANKOVIC J,STOJIMIROVIC B,SOLDA-TOVIC I,et al.Work-related factors as predictors of burnout in serbian nurses working in hemodialysis[J].Nephrology Nursing Journal,2015,42(6):553-562.
  [22]GARDNER J K,THOMAS-HAWKINS C,FOGG L,et al.The relationships between nurses'perceptions of the hemodialysis unit work environment and nurse turnover,patient satisfaction,and hospitalizations[J].Nephrology Nursing Journal,2007,34(3):271-282.
  [23]吴华丽,郝晋,杨佳.北京地区不同级别医疗机构患者信任度评价及其影响因素研究[J].中国医院,2018,2(2):26-29.DOI:10.19660/j.issn.1671-0592.2018.02.08.
  [24]樊霞,周姗红,艾海伟.延安市城区在职医护人员健康素养水平及相关因素研究[J].延安大学学报(医学科学版),2017,15(4):69-71.DOI:10.3969/j.issn.1672-2639.2017.04.021.
  [25]周芯蕾,安欣华,彭素标,等.北京市石景山区医护人员健康素养调查及其影响因素研究[J].中华健康管理学杂志,2015,9(2):127-129.DOI:10.3760/cma.j.issn.1674-0815.2015.02.009.(:2019-06-16;:2019-08-22)

【责任编辑:admin】
医学论文 更多>>
热门论文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