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口腔 >

青少年固定矫治各阶段口腔健康相关生活质量变化的研究

时间:2020-06-30 08:18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摘要:目的:分析青少年固定矫治各疗程中口腔健康相关生活质量的变化情况。方法:将我院口腔科2016年3月—2019年2月收治的60例实施固定矫治的青少年患者纳入此次研究,建立口腔健康影响程度量表(OHIP-14)并回访调查所有患者在T0(固定矫治前)、T1(治疗一周)、T2(治疗一个月)、T3(治疗3个月)、T4(治疗6个月)、T5(治疗一年)、T6(治疗结束)七个阶段的口腔健康相关生活质量情况。观察在不同疗程阶段青少年患者口腔健康对生活质量造成的影响。结果:T6阶段相较于T0阶段分值减少,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 <0.05);T1至T2分值逐渐上升,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 <0.05);T3至T6阶段分值逐渐降低,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 <0.05)。结论:固定矫治不同阶段对青少年口腔健康相关生活质量造成的影响具有差异,矫治开始阶段对口腔健康相关生活质量造成的影响最大,随时间的推移,对口腔健康相关生活质量的影响减少。
  关键词:青少年固定矫治 口腔健康相关生活质量 口腔健康影响程度量表

  目前,如何提高无生命威胁患者的医疗服务质量得到深入研究[1]。口腔健康与人们生活息息相关,固定矫治是持续时间较长的一种口腔治疗手段,会对患者的日常饮食、学习以及社会活动形成较多阻碍,最终对生活质量造成影响[2]。所以,对固定矫治患者应密切关注治疗过程中的病情变化、心理状态、生活行为等,协助患者消除一切降低生活质量的因素,为治疗过程的顺利进行提供基础,实现预期治疗目标[3]。口腔健康影响程度量表能够直观反映患者在不同疗程阶段的生活质量变化情况,并可分析治疗内容与生活指标的联系,是后期完善服务水平提高生活质量的重要依据,患者不同的知识水平、文化程度、信仰以及配合程度也会影响口腔健康影响程度量表的结果[4]。作者对青少年患者在固定矫治不同疗程阶段口腔健康相关生活质量的变化进行分析。

  1 对象与方法

  1.1 研究对象
  2016年3月—2019年2月在我院口腔科接受固定矫治的60例青少年患者,其中男性32例,女性28例,年龄最小13岁,最大19岁,平均年龄为(16±3)岁,由患者家属或其监护人签署协议书同意参与。纳入标准:(1)经检查符合固定矫治标准且年龄处于13~19岁;(2)牙齿无缺损情况,完整程度好;(3)无其他特殊情况,只需常规正畸矫治;(4)治疗前牙龈状态良好,无出血、疼痛等不良症状;(5)主动配合后期回访调查工作。排除标准:(1)治疗前接受过其他类似矫正治疗;(2)牙颌或面部存在畸形情况;(3)存在精神障碍或内脏器官疾病;(4)后期治疗过程服从性较差。
  1.2 方法
  医生通过60例患者的基础资料、疾病症状以及相应检查后确认采用固定矫治方式以及实施矫治的时间。进行固定矫治前,医生向所有患者讲解调查的性质、方式以及具体标准,指导患者如何判断自身口腔健康对相关生活质量的影响,每次填写表格均由患者独自完成,时间不超过30分钟。
  1.3 观察指标
  采用口腔健康影响程度量表(OHIP-14),内容包含7个方面:生理障碍、生理疼痛、功能限制、心理不适、心理障碍、学习障碍以及社交障碍,细分为14个问题。每项问题分值为4分、3分、2分、1分、0分5个等级,总分值范围从0分至56分,4分为总是、3分为经常、2分为偶尔、1分为较少、0分标准为从不。通过总分值评估患者生活质量状况,得分越低说明其口腔健康相关生活质量越好。
  1.4 统计学分析
  采用SPSS21.0分析,计量资料以表示,经t检验,计数资料经χ2检验,以(%)表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为P<0.05。

  2 结果

  T2阶段总分值最高,T6阶段总分值最低,T6阶段相较于T0阶段总分值降低,说明治疗后生活质量提升;TO至T2阶段总分值逐渐上升,表明固定矫治前期阶段对生活质量影响较大,从T3至T6阶段总分值逐渐降低,说明随着治疗的发展,对生活质量的影响逐渐降低,生活质量逐渐提升。T6阶段总分值明显低于T0阶段(P<0.05),而T1至T5阶段总分值均显着高于T0阶段(P<0.05)(见表1)。
  表1 不同疗程阶段口腔健康相关生活质量得分对比
  

  3 讨论

  当患者牙齿排列不整齐或出现畸形时,需要采用固定矫治治疗以实现牙齿健康和美观,随着医疗理念的发展,患者在治疗阶段表现出来的心理情绪以及个人行为受到更多的关注[5]。临床发现固定矫治在不同的治疗阶段,对口腔健康相关生活质量形成较大的影响,所以医护人员应密切关注患者的心理和生理变化[6]。治疗早期阶段,应主动向患者解释该治疗可能对生活形成的影响,以及在不同疗程阶段关注出现的心理和生理变化情况,协助患者做好相应准备,保证治疗的顺利进行,同时让医生更直观地了解患者是否能够适应该治疗方式[7]。早期阶段也是患者最容易出现心理不适和生理障碍的时候,生理疼痛导致患者难以忍耐的同时,对治疗失去信心,医护人员应适当地安慰患者,树立治疗信心[8]。青少年患者对于自身美观有一定要求,重视社交活动中的形象,所以出现较多的心理不适,医生应根据患者情况改善矫治方案,满足患者个性化需求。
  研究结果看出,T1比T0阶段总分值提升较多,尤其是在生理疼痛、功能限制以及心理不适3方面增加明显。陈冬梅等学者研究中对青少年接受固定矫治后的生活质量进行调查,结果显示治疗后一周各项评分均出现明显提升,与本次研究结果一致。原因可能与固定矫治器首次安装后疼痛明显,口腔内部出现异物感,以及牙齿移动引发的牙周组织充血有关。同时,患者在接受新事物能力以及牙周组织对正畸矫治力反应的快慢存在差异,综合影响日常口腔功能,需要较长的适应期。临床可采取更细的弓丝启动矫正治疗,帮助患者平稳过渡到矫治疗程中[9]。T1至T2阶段总分值也出现较大提升,说明对生活质量影响较大,可能与患者初期较多复诊,主诉影响外观、进食困难、口腔创伤、牙周疼痛等有密切关系。T3至T5阶段总分值以及7个方面的指标均逐渐下降,随着治疗的进行,患者已经适应固定矫治器在口腔内的异物感,学会佩戴矫治器时进食技巧,对各种状况掌握了正确的处理方式,口腔健康相关生活质量随之提高[10]。T6阶段相较于T0阶段总分值更低,Aditi Singh等[11]学者在研究中对比固定矫治患者治疗前后生活质量,治疗后生活质量评分明显高于治疗前,与本次研究结果一致。说明固定矫治后,牙齿症状矫正成功,牙齿排列整齐,牙列拥挤情况得到解除,满足患者的美观需求,因而生活质量显着高于治疗前[12]。因此,矫治过程中临床医生应合理安排上下颌矫治器以及严重扭转牙矫治器的安放时间,在不影响治疗效果的前提下分次安放,减少生理不适感[13]。考虑患者经济条件,根据情况采取自锁托槽矫治器,能够避免重复更换弓丝,降低疼痛,从而改善生活质量。
  综上所述,青少年患者在固定矫治不同疗程阶段对口腔健康相关生活质量的影响具有差异,治疗前期由于患者的不适导致生活质量降低,但伴随时间的推移,患者逐渐接受后其生活质量也逐渐提升,治疗结束后相较于治疗前生活质量显着提升。

  参考文献
  [1]王英姿,王旭霞,郑德华,等.固定矫治中青少年及青少年患者口腔健康生活质量的比较[J].上海口腔医学,2018,27(2):185-189.
  [2]宿旭东,张翼,邓锋,等.带引导斜面的活动扩弓器联合固定矫治器治疗青少年骨性Ⅲ类下颌偏斜[J].中华口腔正畸学杂志,2017,24(4):235-237.
  [3]王焱,沈丽曼,卢艳华,等.口腔正畸固定矫治器应用中牙釉质脱矿的临床研究[J].河北医药,2017,39(18):2778-2781.
  [4]刘晓芬,张淑芳,陈润元,等.口腔固定正畸患儿口腔健康自我管理现状及影响因素分析[J].中华护理杂志,2017,52(8):944-948.
  [5]石淑丽.口腔正畸固定矫治技术治疗牙槽突骨折的疗效[J].全科口腔医学电子杂志,2017,12(4):34-35.
  [6]刘琪亮,李碧娥,邵海宾,等.渗透树脂治疗青少年固定矫治后牙釉质脱矿的临床研究[J].中国继续医学教育,2017,17(9):99-101.
  [7]薛姣姣,沈刚.无托槽隐形矫治器与固定矫治器对患者牙周健康影响的研究进展[J].口腔材料器械杂志,2019,32(2):912-913.
  [8]王英姿,王旭霞,郑德华,等.固定矫治中青少年及成人患者口腔健康生活质量的比较[J].上海口腔医学,2018,27(2):185-189.
  [9]回金.动机性访谈对正畸固定矫治青少年病人口腔健康状况的影响[J].全科护理,2018,26(16):57-59.
  [10] Zhou WQ,Liu D,Chen T,et al. Preliminary study on the clinical application of temporary treatment denture in difficult edentulous cases before complete denture restoration[J]. Hua XI Kou Qiang Yi Xue Za Zhi,2018,36(3):277-281.
  [11] Aditi Singh,Preeti Dhawan,Vivek Gaurav,et al. Assessment of oral health-related quality of life in 9-15 year old children with visual impairment in Uttarakhand,India[J].Dental Research Journal,2017,14(1):43.
  [12]Grace A.L. Nichols,Joseph S,et al. Long-term changes in oral health-related quality of life of standard,cleft,and surgery patients after orthodontic treatment:A longitudinal study[J]. Am J Orthod Dentofacial Orthop,2018,153(2):224-231.
  [13] Siddharth A Badve,Ryan C Goodwin,David Gurd,et al.Uniplanar Versus Fixed Pedicle Screws in the Correction of Thoracic Kyphosis in the Treatment of Adolescent Idiopathic Scoliosis(AIS)[J]. Journal of Pediatric Orthopedics,2017,37(8):558.

【责任编辑:admin】
医学论文 更多>>
热门论文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