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口腔 >

亚丁湾护航口腔卫勤保障的做法和体会

时间:2020-07-15 08:25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摘要:有效保障长远航官兵的口腔健康,对于提高部队战斗力及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能力具有重要意义。该文作者为亚丁湾护航编队口腔科医师,负责编队官兵的口腔医疗、保健等工作,并对官兵开展了多种形式的口腔健康教育,保障了护航官兵的口腔健康。该文介绍了亚丁湾护航任务期间口腔科日常工作开展情况,以及口腔颌面部战创伤的想定、救治方案和预案的制定与演练情况;并就编队救护所口腔科诊室设置存在的问题,以及医务人员配备、医疗器械加强、救治工作原则等方面,提出了改进建议,以期为进一步加强海上口腔卫勤保障能力提供借鉴。
  关键词:口腔卫勤保障 亚丁湾 护航 体会

  随着军事行动准备的不断深入和遂行多样化军事任务的不断增多,海军作战区域逐渐从近海转向远洋,舰船出访、护航、战备巡逻、军事训练、提供人道主义援助或灾难救援等长远航任务日趋频繁[1]。有效保障长远航官兵的口腔健康,对于提升部队战斗力和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能力具有重要意义,口腔医师、海军卫勤保障机构及舰艇部队均应给予高度重视。此次亚丁湾护航期间,作者作为护航编队口腔科医师,负责编队官兵的口腔医疗、保健等工作,采用直接充填术、根管治疗术、牙拔除术、全口洁治术、松动牙固定术等治疗官兵口腔疾病600余例次,并对官兵开展了多种形式的口腔健康教育,保障了护航官兵的口腔健康。现将此次护航期间口腔卫勤保障工作的主要做法和体会报告如下。

  1 主要做法

  1.1 日常海上口腔卫勤保障
  1.1.1 口腔科门诊
  口腔科门诊分为平时门诊和专门门诊,平时门诊时对编队救护所母舰官兵进行口腔医疗,无节假日,日均门诊量为3例次;编队其他舰船靠帮时开展专门门诊,充分利用有限的靠帮时间,最大限度地为靠帮舰官兵实施口腔医疗,门诊无午休,靠帮期间口腔科的日门诊量都在10例次以上,最多达19例次,基本保障了编队所有官兵的口腔健康。我们将护航任务期间官兵口腔病例资料进行信息化管理,共接诊各类口腔疾病600余例次。
  1.1.2 口腔急症治疗后随访
  处置的600余例次口腔疾病中,属于口腔急症的有急性智齿冠周炎、急性牙髓炎、慢性根尖周炎急性发作、牙周脓肿、冠根联合纵折等,这些疾病都以牙剧痛为特征,严重影响了官兵的工作和生活,对部队战斗力造成了负面影响。对于口腔急症患者,除进行及时、有效的病情处置外,还坚持治疗后随访,其中,本舰病员进舱室、进战位随访,编队其他舰病员通过内部电话随访。
  1.1.3 口腔门诊感染防控
  为了有效预防和控制感染,口腔医师诊疗时穿工作服,戴工作帽、口罩、手套、防护面罩;使用一次性治疗盘、胸巾、吸唾管和注射器等物品,并一人一用一弃;非一次性治疗器械使用后及时进行清洗、消毒灭菌;治疗前后用含氯消毒液擦拭工作台、综合治疗椅,清洗消毒吸唾管道和痰盂等;每天用紫外线灯照射诊室2次,每周用“84”消毒液喷洒1次,保持环境清洁;医疗废弃物品每天由舰上专业人员统一放入焚烧炉内销毁。
  1.1.4 仪器设备维护保养
  建立切实可行的口腔仪器设备定期维护工作制度,及时排除设备故障,确保设备安全有效运行,为医疗工作的顺利开展创造良好条件。维护保养工作主要包括,保持口腔综合治疗椅及环境的清洁卫生,治疗室干燥、通风;治疗结束时将口腔综合治疗椅复位,并关闭电源,防止因频繁切换电源对设备造成损伤;保持吸唾管道的清洁卫生,用完后抽吸清水,防止管内堵塞;过滤网每天清洗1次,并抬高椅位以利下水管道排水。
  1.1.5 口腔健康教育
  编队救护所除做好舰船官兵日常口腔疾病诊治和战位巡诊外,还通过现场授课、广播、发放宣传册等多种形式对官兵进行口腔健康教育,将早晚刷牙、正确刷牙、含氟牙膏使用、阻生齿预防性拔除及龋病早期治疗等作为宣传重点,提高官兵口腔健康意识和自我口腔保健水平。
  1.2 口腔颌面部战创伤想定、救治方案及预案制定与演练
  现代战创伤的特点是伤类多、伤情较为复杂,尤其海战时伤员伤情较陆战时更为复杂[2]。随着战争条件的变化,颌面部战创伤的发生率近年呈逐步上升趋势[3]。黎巴嫩战争中士兵受子弹或弹片穿透伤密度最大的部位是面部,约占22%[4]。1996-1998年以色列士兵在小规模战争中因头部伤病亡者占24%[5]。伊拉克和阿富汗局部冲突中,受伤人员颌面部损伤比例从26%增加到36%[6-7]。第2次巴勒斯坦起义伤亡的365例以色列军人中,损伤部位以头面颈部(54.2%)和躯干(50.0%)最常见[8]。美国海军陆战队2003年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中,口腔颌面部损伤率高达42.70/1000人年[9]。对2004-2010年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中美军士兵颌面部损伤的调查[10]显示,发生颌面部战创伤1345例,占22.7%。随着美军对个人防护装备的改进,军人战创伤中头部和颈部伤的比例显着增加,超过50%[11]。亚丁湾护航虽是一项非战争军事行动,但面对海盗及其他一些武装分子,发生火器伤的可能性仍不能完全排除,而且口腔颌面部是人体暴露部分,无法做到完全有效防护[12-13],故无论是在战时还是在平时均易遭受创伤。
  口腔颌面部既是呼吸道、消化道开口所在,又毗邻颅脑、眼、耳、颈椎等重要器官,在现代各种冲突中,由高爆武器造成的口腔颌面部损伤是严重且致命的,快速、全面地干预是挽救生命、使伤者能够得到后续治疗的重要手段[3]。口腔科日常门诊可由1名口腔医师完成治疗,但口腔颌面部战创伤的救治必须依靠编队救护所的所有医疗资源,如口腔科、麻醉科、骨科、普外科、眼科、耳鼻喉科、手术室等协作完成。因此,需提前想定、制定预案并演练。我们根据任务特点、舰船情况、任务周边国家医疗力量,制定了护航口腔颌面部战创伤卫勤处置预案、海上伤员后送方案,内容包括明确任务、确定责任人、规范救治及后送流程、选定后送对象标准等,从而保证突发口腔颌面部战创伤时医疗处置及时、高效、合理。编队救护所主要完成损伤控制外科手术,口腔颌面部战创伤救治策略包括:(1)快速恢复并保持通气功能,包括气管插管术、环甲膜切开术、外科气管切开术;控制颌面部出血,包括口鼻填塞止血、钳夹血管止血、选择性结扎颈外动脉(如有必要)[14]。(2)紧急治疗创伤“致死三联征”,包括纠正酸中毒、凝血障碍及复温等[15-16]。(3)颌面部损伤的外科修复,此过程不是试图修复损伤,而只是恢复足够的生理功能,为转入后方医院进一步救治创造条件[2,14]。

  2 体 会

  编队救护所所在舰船专门设置有医疗区,包括手术室、消毒室、摄片室、检验室、诊疗室、口腔科、监护室、病房、药房等舱室,布局合理、大小适中,基本具备了开展编队救治工作所需的功能舱室。但仍存在一些需要改进的问题:(1)舰船摇晃时医师、患者及物品的固定措施尚未完全解决。口腔操作时需要医师双手的精细度和稳定性极高,而此次护航任务期间正值亚丁湾、索马里海域西南季风季节,舰船摇摆度较大。3级以上海况时口腔综合治疗椅的灯和平台需有1人手扶固定;医师座椅是滑轮式,医师只能采用站立操作,增加了操作难度。建议为舰船配置安装牙科综合治疗椅时,口腔综合治疗椅摇臂和医师座椅应特别设计一个可固定装置,以防大风浪时发生晃动摇摆。操作平台可以设计成有一定磁性,以便将治疗盘、器械盒、棉花缸吸附住,避免出现滑动。(2)尚未配备牙科 X 线机等辅助设备。口腔疾病的诊断和治疗单纯依靠术者经验完成,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而影像学方法能够提供客观诊断依据,并且能够指导临床治疗。(3)口腔科器械、耗材和仪器体积小、种类多,若与药物堆放在一起,则药物摆放及寻找较为困难。为此,在药柜里临时制作了小隔断,使得药物与器材摆放较为合理。建议在舰船厂修时,设计安装一个固定的多层、薄层抽屉柜,将口腔器械、耗材与药物分类存放,以便快速查找所需物品,更好地展开工作。
  自2008年以来,海军已执行多次亚丁湾护航任务,但在编队救护所医务人员配备、医疗器械加强、救治工作原则等方面尚无统一标准。就口腔科而言,有几点体会:(1)口腔治疗常用的根长测量仪、光固化灯、部分拔牙器械和充填器械等均为非消耗品,考虑到若全部购买,且仅于护航任务期间使用,则不但费用较高,而且会造成不必要的浪费,我们从所在单位临时借调了这些设备、器械,节省了相关费用。建议组织专家论证会,制定长远航任务口腔科非消耗品配备标准,可集中一次采购后统一管理,专门供护航等长远航任务医疗队使用,这样既节约了经费,又便于顺利开展工作。(2)编队救护所口腔医师通常为单人,但在实际工作中,多种口腔操作均需2人配合进行。为此,作者自开始执行任务时就着手带教1名舰船军医,使其基本掌握了口腔常规医疗的知识要点和操作规范,从而保证了护航任务期间口腔医疗保健工作的顺利开展。口腔疾病在护航疾病谱中占比较大,而舰船军医均为全科医师,建议在舰船军医需具备的能力清单中增加口腔专科培训项目[17-18],使舰船军医既可以在平时做好舰船官兵的口腔保健工作,又可以在执行长远航任务时配合医疗队口腔医师更好地开展口腔医疗服务。(3)护航任务期间发生的口腔疾病和治疗项目,涉及多个口腔二级临床学科,包括牙体牙髓病、牙周病、口腔黏膜病、颞下颌关节病、义齿受损的修复及颌面外科等。建议长远航任务时选派口腔全科医师,以便更全面地开展工作。口腔医疗需求分为不需要口腔医疗、需要择期口腔医疗、需要及早口腔医疗和需要紧急口腔医疗等4类[19]。护航任务期间,除完成第3类和第4类医疗需求的治疗外,还须尽量完成部分第2类医疗需求的治疗,如阻生齿拔除、全口洁治术、龋病充填、楔状缺损充填等,以便早发现、早治疗,有效降低口腔急症的发生率。(4)护航编队官兵赴亚丁湾执行任务前均在各驻地出入境检疫部门进行了严格的健康体检,但体检项目未包含口腔科检查项目。执行长远航任务的官兵不同于一般出入境人员,建议在其执行任务前体检时增加口腔科体检项目。(5)国内自主研制的“智能化高仿真战创伤模拟人及战场急救训练系统”已较完善,其仿真性好、智能程度高[20]。编队救护所医疗队员进行颌面部战创伤救治演练时,可以依托此模拟人系统进行,使演练更加接近实战,取得更好效果。
  加强海军口腔卫勤建设已引起各级部门重视,有口腔专业人员伴随护航编队进行医疗保障,有利于长远航期间官兵口腔疾病的防治,对于保障编队战斗力具有重要意义。口腔疾病多为慢性进展性疾病,因此,平时应建立舰船官兵口腔疾病防治机制和体系,改善舰船口腔医疗条件,降低长远航任务期间官兵口腔疾病发病率。

  参考文献
  [1] 杨震,郑海琦.中国海权优先战略与海军转型[J].理论视野,2017,25(8):78-81.
  [2] 谈梦伟,卢正茂,白一帆,等.前沿手术队和损伤控制性手术在海战伤救治中作用的思考[J].西南国防医药,2019,29(11):1160-1161.
  [3] Asik MB,Akay S,Eksert S.Analyses of combat-related injuries to the maxillofacial and cervical regions and experiences in an operational field hospital[J].Ulus Travma Acil Cerrahi Derg,2018,24(1):56-60.
  [4] Gofrit ON,Kovalski N,Leibovici D,et al.Accurate anatomical location of war injuries:Analysis of the Lebanon war fatal casualties and the proposition of new principles for the design of military personal armour system[J].Injury,1996,27(8):577-581.
  [5] Scope A,Farkash U,Lynn M,et al.Mortelity epidemiology in low-intensity warfare:Israel Defense Forces'experience[J].Injury,2001,32(1):1-3.
  [6] Owens BD,Kragh JF Jr,Wenke JC,et al.Combat wounds in Operation Iraqi Freedom and Operation Enduring Freedom[J].J Trauma,2008,64(2):295-299.
  [7] Lew TA,Walker JA,Wenke JC,et al.Characterization of craniomaxillofacial battle injuries sustained by United States service members in the current conflicts of Iraq and Afghanistan[J].J Oral Maxillofac Surg,2010,68(1):3-7.
  [8] Lakstein D,Blumenfeld A.Israeli Army casualties in the second Pale-stinian uprising[J].Mil Med,2005,170(5):427-430.
  [9] Mitchener TA,Chan R,Simecek JW.Oral-maxillofacial surveillance of U.S.military personnel in Iraq and Afghanistan,2001 to 2014[J].Mil Med,2017,182(3):e1767-e1773.
  [10] Keller MW,Han PP,Galarneau MR,et al.Characteristics of maxillofacial injuries and safety of in-theater fracture repair in severe combat trauma[J].Mil Med,2015,180(3):315-320.
  [11] Onifer DJ,McKee JL,Faudree LK,et al.Management of hemorrhage rrom craniomaxillofacial injuries and penetrating neck injury in Tactical Combat Casualty Care:iTClamp mechanical wound closure device TCCC guidelines proposed change 19-04 06 June 2019 [J].J Spec Oper Med,2019,19(3):31-44.
  [12] Kosashvili Y,Hiss J,Davidovic N,et al.Influence of personal armor on distribution of entry wounds:Lessons learned from urban-setting warfare fatalities[J].J Trauma,2005,58(6):1236-1240.
  [13] Salinas NL,Brennan J,Gibbons MD.Massive facial trauma following improvised explosive device blasts in Operation Iraqi Freedom[J].Otolaryngol Head Neck Surg,2011,144(5):703-707.
  [14] Laversanne S,Pierrou C,Haen P,et al.Damage control applied to severe maxillofacial trauma[J].Rev Stomatol Chir Maxillofac Chir Orale,2014,115(1):37-41.
  [15] Eddy VA,Morris JA Jr,Cullinane DC.Hypothermia,coagulopathy,and acidosis [J].Surg Clin North Am,2000,80(3):845-854.
  [16] 黄彪,李建国,黄发贵.多发伤的诊疗进展[J].医学综述,2019,25(5):973-977.
  [17] 牛振,邹丽,李檬,等.舰艇军医能力需求分析[J].中华航海医学与高气压医学杂志,2017,24(4):280-281,310.
  [18] 杨再永,黄伟峰,杨蕾,等.我军全科医师口腔卫勤保障能力需求和训练探讨[J].人民军医,2017,60(8):825-827,832.
  [19] 李刚.中国口腔卫生服务的现状与发展报告[J].美中医学,2004,1(1):36-39.
  [20] 田磊,雷德林,贾骏麒,等.智能化战创伤模拟人在口腔颌面部创伤救治训练中的应用及效果评价[J].实用口腔医学杂志,2019,35(2):262-266.

【责任编辑:admin】
医学论文 更多>>
热门论文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