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临床医学 >

正性暗示语言在减轻妇科腹部手术患者术前心理负担中的应用效果

时间:2020-04-20 16:17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摘要:目的研究医护人员间正性暗示语言在减轻妇科腹部手术患者术前心理负担中的应用效果。方法选取的研究对象为本院妇科收治的择期手术的172例患者,采用随机数字表法分为对照组(n=84)和观察组(n=88)。对照组患者从进入手术室的一刻起,护理人员和手术患者聊天,给予安慰和鼓励等常规心理护理。观察组手术患者在接受和对照组患者相同基础护理的基础上,增加正性暗示语言治疗。结果观察组术前恐惧焦虑程度、心率、血压升高的程度均明显低于对照组。结论医护人员间运用正性暗示语言能显著减轻妇科腹部手术患者术前的心理负担。
  关键词:正性暗示语言;妇科腹部手术患者;心理负担;

  手术作为外科治疗的一种主要手段,是一种极具危险性的应激源,并且妇科方面的手术大多数涉及女性生殖器官如子宫、卵巢等,更易导致患者在手术前出现焦虑、紧张和恐惧等心理应激反应,从而影响手术有效顺利进行及身体的正常恢复。此时患者需要更多的关心和安抚,所以要求手术室医护人员能给予患者更多的关爱和有效的疏导。正性暗示是指有针对、有目的地用含蓄的、间接的方式对人的心理和行为进行诱导,使其产生积极、健康、向上效应的一种心理治疗方法[1]。已有多项研究结果显示,手术室医护人员在骨科、产科、眼科等手术护理过程中,巧妙使用正性暗示语言,对于缓解患者负面心理应激反应方面,具有较好的临床效果。因此,本研究尝试联合麻醉医生及术者一起对妇科腹部手术患者术前实施与手术有关的“正性暗示语言”,总结正性暗示对妇科腹部手术方面患者术前心理负担的效果,为开展更积极有效、更有人文关怀的手术室护理工作提供临床依据。

  1对象与方法

  1.1研究对象
  本课题选取本院妇科收治的择期腹部手术的患者172例,年龄43~57(49.10±3.81)岁,采用随机数字表法将手术患者分为对照组(n=84)和观察组(n=88)。纳入标准:(1)第一次手术;(2)实施椎管内麻醉;(3)认知正常;(4)术前评估预计手术时间为1~2h;(5)高中以上文化程度。排除标准:(1)语言交流障碍的患者,比如只能听说方言或听力受损;(2)大手术以及手术时间过长的患者;(3)恶性肿瘤患者及合并严重脑、心、肾、肝疾病的患者。两组手术患者性别、年龄、手术持续时间、文化程度等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1.2研究方法
  本课题组共由7名医护人员组成,其中负责实施正性暗示语言治疗的包括1名麻醉医生、1名巡回护士、1名妇科医生,2名护士主要负责评判效果指标,2名护士负责记录整理数据。正性暗示语言治疗具体实施过程为:术前两组均按常规接受手术室护士与麻醉医生的术前访视以及病房护士的术前准备。且术日早晨均遵医嘱常规注射镇静药物。对照组一进入手术室后,巡回护士给予患者鼓励和安抚,观察组在对照组接受常规服务的基础上,再给予正性暗示语言,内容主要有:巡回护士待麻醉医生进入手术间后,开始与麻醉医生之间的“正性暗示语言”,①如护士询问麻醉医生:“某某医生,病人全麻后还会感觉疼吗?麻醉药对身体有影响吗?”麻醉医生回答:“全麻的病人处于深度麻醉状态,一般不会感觉疼痛,睡一觉醒来手术就结束了;现在的麻醉药物都是很先进的,对于发育完善的成年人来说,一般没什么影响。”②麻醉医生与手术医生之间的正性暗示语言,比如麻醉医生询问手术医生:“某某医生,早上这个全子宫切除手术时间大概要多久?”手术医生回答:“大概2h吧,这个患者病例比较典型,诊断比较明确,手术做起来应该比较顺利”;③巡回护士与手术医生之间所设计的正性暗示语言,比如护士询问手术医生:“某某医生,患者的子宫全部切除了,对她以后的夫妻生活有影响吗。”术者回答:“一般没有什么影响,这几年很多患者都这样做了,反映很好的。”以上②项和③项均要求在消毒皮肤之前进行。此外,医护人员在进行正性暗示语言治疗的同时需要坚持如下几项原则:①对话过程的目的是让病人听到,但是对话过程要保持自然清晰,病人能够从中感受到心理抚慰;②是医护之间所进行的对话,而不是医护和病人之间进行对话;③正性暗示语言的对话避免涉及病人隐私,更不能表达出十分确定的保证,如手术绝对安全,或者麻醉一定有效果或绝对不会疼等。
  1.3观察指标及其测量
  1.3.1恐惧
  采用的是视觉模拟评分法(Visualanaloguescale,VAS),主要用于评价患者即时心理应激强度。如10分为“最高程度的恐惧”,0分为“没有恐惧”,手术患者根据自己当时的感受选择合适的数值。总测量次数为2次,第1次为进入手术室后开始,巡回护士对手术患者进行安抚后测评;第2次则是手术即刻开始前测评。
  1.3.2患者的主要检测生理指标
  刚进入手术间开始到手术即刻开始前,动态监测并记录当时手术患者的心率、血压。
  1.3.3焦虑
  采用汉密尔顿焦虑量表(HAMA)评估两组手术患者术前以及干预后的焦虑程度,此量表分别在手术前和干预后评估测量。
  1.3.4满意程度
  病人术后72h,由研究人员回访,研究人员在回访过程中向患者告知研究的目的的同时还原实施的基本过程。随后对每例接受过正性暗示语言治疗的手术患者的效果进行评分。评分的标准包括:非常满意设为5分;满意设为4分;可以接受设为3分;不满意设为2分;非常不满意设为1分。为确保评价结果更具有客观性,护理人员应回避,由患者自行匿名填写评价卡,然后由相关研究人员回收评价卡,结果总发放172份评价卡,回收有效评价卡167份,有效回收率为97.09%。
  1.4研究中的质量控制
  此次研究均能严格按照术前制定的纳入与排除标准对受试对象精心筛选。参照RCT实验设计原则设计本研究的具体随机方法。本试验过程均由此项研究小组的7名成员一起完成,以保证所有试验对象接受的干预措施一致。干预措施除外的所有其他相关因素,比如手术室内环境、麻醉方式、围术期用药、术后镇痛措施等都尽量做到无差异。交叉核对所记录的数据。
  1.5统计学方法
  本研究应用SPSS22.0软件进行统计学分析,组间比较采用两独立样本t检验,计量资料用均数(x¯±s)表示。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两组患者从刚进入手术间开始及手术即刻开始前的恐惧评分比较见表1。
  表1两组患者恐惧程度评分的比较(分,x¯±s)
  
  由表1可见:两组患者刚进入手术间开始时的恐惧程度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患者手术开始前的恐惧程度比较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
  2.2两组患者刚进入手术间时及手术开始即刻的心率血压比较见表2。
  表2两组患者心率血压的比较(x¯±s)
  
  注:1mmHg=0.133kPa
  由表2可见:两组患者刚进入手术间时的心率、收缩压和舒张压互有高低,但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手术中的心率和血压观察组均低于对照组,但差异仍无统计学意义。
  2.3两组焦虑评分对比
  观察组患者术前焦虑评分为(11.53±4.30)分,明显低于对照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3。
  表3两组患者术前焦虑评分比较(分,x¯±s)
  
  2.4两组患者对安抚方式的满意度评价
  研究相关人员于术后72h回访两组手术患者,并征求患者评价手术当天的间接安抚方式的满意度,观察组病人对正性暗示语言治疗效果的满意度评分为(4.6±0.2)分,对照组对采用一般安抚语言的满意度评分为(3.3±0.4)分,两组手术患者的满意度比较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

  3讨论

  正性暗示是指有针对、有目的地用含蓄的、间接的方式对人的心理和行为进行诱导,使其产生积极、健康、向上效应的一种心理治疗方法[1]。目前,正性暗示已在教学、心理咨询和临床实践中广泛应用。手术作为外科治疗的一种主要手段,是一种极具危险性的应激源,并且妇科方面手术大多数涉及女性生殖器官如子宫、卵巢等,更易导致患者在手术前出现焦虑和恐惧等心理应激反应[2]。这种术前焦虑和恐惧可导致植物神经功能紊乱,并且影响免疫和内分泌系统,从而出现血压升高、呼吸急促、心率增快甚至发抖等症状,而且心理应激反应越强,血流动力学改变越显著,造成生理紊乱越严重[3],而且术前焦虑情况与术后疼痛存在相关性,可增加术后疼痛水平及止痛药物使用量[4]。妇科腹部手术患者术前由于害怕手术危险,害怕子宫切除或卵巢手术会造成体内内分泌失调引起早衰、自我形象改变、性功能减退等而表现出不同程度的紧张、焦虑、恐惧等[5]。此时患者需要更多的关心和安抚,所以要求手术室护士能给予患者更多的关爱和有效的疏导。
  语言是进行沟通疏导和传达关爱的重要工具,传统的安抚性语言是手术室护士常用的护理方法,做好安抚工作可以有效缓解患者紧张焦虑的情绪,更好地配合医生做手术。但是,在很大程度上,患者对医护人员主动给予的安抚性语言的信任度不高,患者一般认为,术前医护人员给予他们的安抚性语言是例行公事,只是为了安慰他们。因此,多数情况下传统的安抚性语言的效果并不理想。正性暗示不直接表明自己的态度、观点或者意见,而是借用其他委婉、隐蔽的语言形式,运用弦外之音巧妙地表达自己的意思,获得启示,是一种“语言暗示”,进而对人的心理和行为进行诱导,使其产生积极健康向上的心理效应[6]。
  护理工作中采用的正性暗示语言是经过精心设计的,它的核心内容是患者的手术。正性暗示在患者的旁边实施,通过护士与麻醉医生及手术医生的对答来完成。在此过程中,患者只是聆听者,没有参与到谈话里面,但是他们会认为,医护人员之间所交流的信息是真实的,不是为了安慰他们而说的。这样患者会变被动为主动,积极调整好心态,更有信心更加踏实地面对手术。
  此项研究针对接受妇科腹部手术患者实施传统常规心理护理干预和正性暗示护理干预,经比较分析:医护合作实施正性暗示可有效缓解患者术前恐惧、焦虑、紧张心理负担,最大可能地让患者以轻松、自然、踏实的心态接受手术,结果与刘萍[7]、糜丽梅[8]、许斌[9]等人的研究相似,但对于生命体征的影响没有统计学意义。患者对我们使用正性暗示语言来安抚他们表示满意。
  在正性暗示语言的设计及使用方面,尽管正性暗示语言需要医护人员合作,但手术室护士是其实施的主体,因为手术室护士更了解患者术前的心理状况。手术室护士设计出的正性暗示语言必须经过麻醉医生及术者的许可,并获得其合作支持方可实施。医护人员间正性暗示语言的设计需要坚持几个原则:①正性暗示语言是医护人员之间的对话,不是医患或者护患之间的对话;②医护人员间对话要自然,使患者能从中感受到信心和鼓励;③避免涉及可能的医患纠纷,对话中不能使用过度肯定的语言。
  此次研究只是针对术前硬膜外麻醉的妇科腹部手术患者,有一定的局限性,以后的研究可以延伸到全麻或者局麻等整个外科手术患者身上,并扩大到整个围术期。
  综上所述,“正性暗示语言”是减轻手术患者心理负担且手术室医护能够有效合作的最佳方法,无需医护人员付出太多的人力和时间,也不会增加患者的经济负担,因此值得手术室护理同仁借鉴和采用。
  参考文献
  [1]汤秀云,汤银惠,许志军,等.正性暗示在手术室中的应用和效果[J].国际护理学杂志,2012,31(5):877-879.
  [2]冉塬钰,于静蕊,李雁林,等.治疗性抚触对妇科腹部手术患者术前焦虑的影响[J].医学与哲学,2012,33(9B):52-53.
  [3]潘霞,方建武.术前护理干预对手术病人焦虑情绪的影响[J].护理学杂志,2004,19(4):13-14.
  [4]Vaughn F,Wichowski H,Bosworth G.Does Preoperative Anxiety Level Predict Postoperative Pain?[J].AORNJournal,2007,85(3):589.
  [5]冉塬钰,于静蕊,李雁林,等.治疗性抚触对妇科腹部手术患者术前焦虑的影响[J].医学与哲学,2012,33(9B):52-53.
  [6]汤秀云,汤银惠,许志军,等.正性暗示在手术室中的应用和效果[J].国际护理学杂志,2012,31(5):877-879.
  [7]刘萍,黄敏贞,辜雄军.手术室医护人员使用正性暗示语言的效果研究[J].中华护理杂志,2011,46(5):482-484.
  [8]糜丽梅,吴姗,张毓洁,等.医护一体化正性暗示在手术室的应用效果评价[J].华西医学,2014,29(1):106-109.
  [9]许斌,侯琳,宋玲,等.手术室医护合作实施“正性暗示语言”对患者术前恐惧及术中心率血压的影响[J].护理学报,2013,20(4B):5-8.

【责任编辑:admin】
医学论文 更多>>
热门论文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