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临床医学 >

述情障碍与护士职业压力的相关性研究

时间:2020-04-07 08:23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摘要:目的研究述情障碍与护士职业压力的现状及相关性。方法2017年6月—2018年6月采用便利抽样法抽取我院106名护士,采用一般调查问卷、压力调查问卷、多伦多述情障碍量表进行述情障碍及职业压力的评价。结果调查显示我院护士述情障碍总评分(57.33±6.89)分,评分水平较高,护士职业压力总评分为(27.88±4.71)分,评分水平较高,Pearson相关分析显示护士述情障碍与职业压力呈正相关,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回归分析表明识别情感障碍、描述情感障碍及外向性思维均可影响护士职业压力。结论临床上护士均存在不同程度的述情障碍,并对护理职业相关压力带来影响,管理人员可采用降低护士述情障碍水平的方式改善其职业压力。
  关键词:述情障碍;职业压力;护理;相关性;

  述情障碍是指由于个体对情绪或情感的认知及加工等过程具有不同程度的障碍,难以识别他人和描述自我情绪,导致不能明确表达自己的感受[1]。述情障碍常包括情绪识别困难、情绪描述困难以及外部取向思维。职业压力是由于职业因素的要求人们不得不改变常态功能时而导致的压力。由于护理工作的特征,工作节奏快、工作强度大、工作环境特殊等原因,导致职业压力更大、述情障碍更显著[2]。严重的述情障碍可增加工作压力,导致情绪低落,思想消极、抑郁等问题,进而对工作及生活造成影响。因此,为提高护理相关工作人员的社会支持感、幸福感以及被尊重、被理解的情绪,我院对护士职业压力及述情障碍进行调查并分析二者的相关性,取得一定的效果,现将方法及结果报道如下。

  1对象与方法

  1.1研究对象
  2017年6月—2018年6月采用便利抽样法抽取我院106名不同科室的护士,纳入标准:①工作满1年;②从事于护理岗位;③自愿参与本研究并签署知情同意书。排除标准:①工作时间不足1年;②存在心理或精神疾病史。106名护士均为女性,年龄20~54岁,平均(35.47±0.68)岁;工作年限1~35年,平均(17.82±1.24)年;婚姻状况:有配偶106人,无配偶25人;教育程度:中专17人,大专42人,本科及以上47人;职称:护士45人,护师30人,主管护师及以上31人;工作科室:外科38人,内科36人,其他32人;聘用方式:正式编制62人,合同制44人。本次研究经过医院伦理委员会审核批准。
  1.2方法
  对所有实验者进行一般情况调查、多伦多述情障碍量表评分、职业压力问卷调查、Pearson相关分析及分层回归分析。
  1.2.1一般情况调查
  对实验者发放自制一般情况调查问卷,其中包括性别、年龄、婚姻状况、子女情况、父母情况、家庭住址、学历、职称、工作年限、所在科室、聘用方式等情况。
  1.2.2多伦多述情障碍量表[3]
  多伦多述情障碍量表是评价述情障碍水平最主要的自评性量表,共包含20个题目,评价方向包括情绪识别困难、情绪描述困难以及外向性思维方式3个方面。计分共分为1~5分,分别用来表示“完全不同意、基本不同意、既不同意也不反对、基本同意、完全同意”5个意愿等级。评价得分为20~100分,评分越高表示述情障碍程度越重。
  1.2.3职业压力问卷
  采用职业压力量表进行调查[4],该量表共计35个问题,涵盖患者护理问题、管理及人际关系问题、护理工作及专业问题、工作环境及资源问题、工作量及时间分配问题等五个方面。采用Likert5级评分法,用1~5分分别表示“没有压力、稍有压力、一般压力、较大压力以及很大压力”,评价得分为20~100分,评分越高表示压力程度越大。
  1.3观察指标
  通过多伦多述情障碍量表观察述情障碍水平评分;通过职业压力问卷观察护士职业压力评分;采用Pearson相关分析评价述情障碍与职业压力的联系;采用分层回归分析法判断造成护士职业压力原因,将护士基本资料作为控制变量首先代入方程1,观察影响护士职业压力的因素,在此基础上将护士述情障碍代入方程2(其中自变量赋值为:年龄原数值录入、无配偶=0、有配偶=1、中专学历=1、大专学历=2、本科及以上学历=3、护士=1、护师=2、主管及以上=3、合同编=0、正式编=1、述情障碍得分原数值录入)。
  1.4统计学方法
  本次试验数据均应用SPSS19.0软件统计,采用Pearson相关分析评价述情障碍与职业压力的联系;采用分层回归分析法判断造成护士职业压力原因,将检验水准设为0.05,当P<0.05时表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述情障碍及职业压力评分
  护士述情障碍总评分(57.33±6.89)分,护士职业压力总评分为(27.88±4.71)分。见表1。
  表1述情障碍及职业压力评分(分,x¯±s)
  
  2.2述情障碍与职业压力的关系
  Pearson相关分析显示述情障碍与职业压力呈正相关,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表2述情障碍与职业压力的关系(n=106)
  
  2.3造成护士职业压力原因的分层回归分析
  采用分层回归分析法,通过方程1发现只有聘用方式影响护士的职业压力,R2值为0.283。方程2R2值为0.475,相比方程1明显升高,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01)。见表3。
  表3造成护士职业压力原因的分层回归分析(n=106)
  

  3讨论

  3.1护士述情障碍的现状分析
  最早发现述情障碍问题的是临床门诊,是一类以患者不能或难以准确描述自身感受为特征的情感症状,也称之为情感表达不能。患者不具备识别他人和描述自我情绪的能力,最突出的三个方面包括:情绪描述困难、情绪识别困难以及外向性思维方式[5]。情绪描述困难具体表现为患者对自身情绪情感进行描述时存在障碍,例如找不到准确的词汇来形容自己的情绪,不能用语言明确地传达出自身的想法等情况;情绪识别困难具体表现为难以识别自己的情绪以及他人情绪,例如对他人的面部表情变化的识别能力弱,不能通过表情理解他人的情绪变化;外向性思维方式表现为在生活中对个人内心感受及情感变化缺乏关注,不注重个人感受,常常过分关注于生活的琐事以及细节。由于述情障碍者相比正常人群的情感交流能力差,相对自我封闭,常常抱有消极的心境,长此以往会出现身体不适、消极思维、抑郁等身心问题。
  本次研究中,受试护士述情障碍总评分为(57.33±6.89)分,评分水平较高;与FarquharsonB等[6]的研究结果相似,高于面临各种危险及高强度训练的军人的述情障碍评分水平(45.32±9.98)分,表明护士的情绪疏导极为重要。本次研究中且情绪描述困难、情绪识别困难以及外向性思维方式三个方面均存在不同程度的表现,其中以外向性思维方式问题最为突出(22.96±4.26分),提示护士的述情障碍主要表现在提示沟通困难,沟通欲望弱、压力宣泄较少。分析原因在于护士在工作中常遭遇来自医生和患者的双重压力,一方面,医生缺乏谅解,对工作时效性的要求高;另一方面,部分患者及家属因自身原因无理取闹;常规观点认为护士不应与医生或患者争执,造成了护士普遍内向、沟通欲望弱的性格。因此,管理人员应积极运用谈心、教育等多种交流手段,帮助护士宣泄压力。
  3.2护士职业压力的现状分析
  护理工作具有工作强度大、社会地位低、收入与付出不平衡等特征,具有较高的职业压力。导致护理职业高压力的因素还体现在患者对医护工作的要求更高,目前医疗水平以及医疗资源配置不能完全满足患者需求[7];医疗环境较差,护士得不到应有的尊重,患者疾病延期治愈或不能治愈归因于医护人员的无能,甚至对护士进行侮辱。
  本次研究中,护士职业压力总评分为(27.88±4.71)分,评分水平较高,造成职业压力大的因素依次为患者护理问题、管理及人际关系问题、护理工作及专业问题、工作环境及资源问题、工作量及时间分配问题。既往LucaM等人[8]的研究认为,护士职业压力的主要原因是工作环境和工作量的问题,然而目前已经成为次要原因。原因在于科技发展水平无法满足患者的需求,但患者及家属往往把责任归咎于医生和护士的能力问题,护士无法满足患者的全部需求,常常产生较大压力。因此管理人员不应固化思维,应敏锐发现造成压力的新趋势,不能只关注工作环境和工作量的问题,重点应放在患者宣教、增加理解和满意度等方面。
  3.3护士述情障碍对职业压力的影响及对护理管理的意义
  本次研究对护士述情障碍对其职业压力的相关性进行了Pearson相关分析,差异显示护士述情障碍与职业压力呈现出正相关关系,结果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说明述情障碍可增加职业压力,述情障碍症状越严重,所感受到的职业压力越大。述情障碍评分较高者所感受到的职业压力更明显[9]。McintoshRC等人[10]研究发现,述情障碍评分较高的护士,其职业压力也相应较大,本研究与其结果相似。通过回归分析可以看出除聘用方式外,识别情感障碍、描述情感障碍及外向性思维三个方面的情感问题均可影响护士职业压力,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01),既往相关研究较少。
  护理管理人员应根据影响因素合理改善管理方式,降低护理压力。(1)识别情感障碍水平较低,提示护士不具有准确的情感识别水平,不能正确认识上级或患者的意见,往往过分解读上级的意见建议,或对于患者及家属没有恶意的话语过分有压力;因此护理管理人员应改善护士职业压力感,对述情障碍的护士进行引导,必要时请心理医生进行辅导,改善情感障碍,走出内心误区。(2)描述情感障碍及外向性思维水平较低,提示护士较难表达自身情感,难以进入内心充分了解压力根源。因此,护理管理人员应在确保护理质量的同时,积极组织交流讲座活动,开展情绪管理训练,增强合理宣泄情感的意识,可有效减轻护士压力、排除不良情绪,改善其应对压力的方式[11]。根据SaariahoAS等人[12]的研究结果,情绪管理训练等综合手段可有效优化应对能力,降低护士职业压力。

  4总结

  临床上护士述情障碍以及护理职业相关压力的水平均较高,且述情障碍对护理职业相关压力具有较大的影响。管理人员可通过降低护士述情障碍水平的方式改善其职业压力。
  参考文献
[1] 林丽,王淑霞,姜淑娟,郭聪颖,杨丽.护士职业压力与职业倦怠的相关性研究[J].现代生物医学进展,2014,14(10):1953-1956.
[2] 王洁,蒋维连.正念减压疗法对手术室护士职业压力与压力反应的影响[J].护理管理杂志,2016,15(2):88-89.
[3] 张作记.行为医学量表手册[J].北京:中国医学电子音像出版社,2005:235-236.
[4] 廖雨风,刘义兰,彭笑.职业压力程度对护士人文关怀品质的影响研究[J].护理管理杂志,2014,14(3):158-160.
[5] 杨雪莉,梁宗保.述情障碍的研究现状及干预[J].心理研究,2016,9(1):9-14.
[6] Farquharson B,Bell C,Johnston D,et al.Nursing stress and patientcare:real-time investigation of the effect of nursing tasks and demands on psychological stress,physiological stress,and job performance:study protocol[J].J Adv Nurs,2013,69(10):2327-2335.
[7] 吴爱芬,杨飞,童小利,等.护士述情障碍与其职业压力的相关性分析[J].中国护理管理,2014,14(1):39-41.
[8] Luca M,Luca A,Calandra C.Psychomotor retardation and externally oriented thinking in major depression[J].Neur Dis Treat,2013,9(1):759-766.
[9] 贵艳玲,姚桂英,赵佳,等.护理人员述情障碍及其觉察压力的调查研究[J].中国实用护理杂志,2013,29(17A):9-12.
[10] Mcintosh R C,Ironson G,Antoni M,et al.Alexithymia is linked to neurocognitive,psychological,neuroendocrine,and immune dysfunction in persons living with HIV[J].Brain Behav Immun,2014,36(1):165-175.
[11] 孙华风.精神科护士职业压力源与自我控制的相关报告[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15,23(12):1809-1812.
[12] Saariaho AS,Saariaho TH,Mattila AK,et al.Alexithymia and depression in a chronic pain patient sample[J].Gen Hosp Psychiatry,2013,35(3):239-245.

【责任编辑:admin】
医学论文 更多>>
热门论文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