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临床医学 >

终末期肾病腹膜透析患者社会支持与应对方式水平高低对康复结局的影响

时间:2020-04-07 08:22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摘要:目的探讨社会支持与应对方式水平高低对终末期肾病(ESRD)腹膜透析患者康复结局的影响。方法选取本院2017年1月—2018年1月收治的58例终末期肾病腹膜透析患者作为调查对象,采用康复结局调查问卷对组内患者的康复结局进行量化,另采用社会支持评定量表(SSRS)、医学应对方式问卷(MCMQ)对所有患者的社会支持水平、应对方式水平进行评价,进一步采用多元回归法对影响患者康复结局的相关因素进行分析。结果组内患者Karnogsky活动指数得分最低20分,最高100分,平均得分(74.21±19.53)分,活动正常者46例(79.31%);社会功能缺陷评分最低0分,最高15分,平均得分(3.80±1.57)分,社会功能缺陷者44例(75.86%)。组内患者的社会支持各项评分及总分均值与国内健康人群常模参考分基本一致,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MCMQ量表中的面对、回避项目评分与慢性病患者均值参考分差异亦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但屈服项目评分明显高于慢性病患者均值参考分,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采用多元逐步标准回归分析显示:患者对社会支持的利用程度及对疾病面对或屈服的应对方式均是影响终末期肾病腹膜透析患者康复结果的主要危险因素。结论社会支持与应对方式对终末期肾病(ESRD)腹膜透析患者的康复结局影响较大,临床中应加强对社会支持利用程度及应对方式不佳患者的持续关注,及时给予必要的社会干预措施以提高其生活质量水平。
  关键词:社会支持;应对方式;终末期肾病;腹膜透析;康复结局;干预作用;

  肾病患者随着病情的发展和加重,尤其到晚期发展为终末期肾病(End-stagerenaldisease,ESRD)后,患者的身体和心理健康状态受到极大的打击和影响[1],虽然随着医疗手段的不断进步和发展使得腹膜透析成为当前治疗终末期肾病的常用手段,但是研究指出大部分终末期肾病患者社会参与程度并未随着治疗的好转而增加[2],因此对此类患者康复结局而言,护理干预和治疗手段均起到重要的作用[3]。故本文试就社会支持与应对方式对ESRD腹膜透析患者康复结局的干预作用展开观察与研究,现将结果报告如下。

  1对象与方法

  1.1调查对象
  选取我院2017年1月—2018年1月收治的58例ESRD患者作为调查对象。纳入标准:①组内患者均参照第5版内科学中的相关标准诊断明确[4];②临床依据《NKF-K/DOQI腹膜透析临床实践指南》于我院血透中心行腹膜透析治疗3个月以上;③患者沟通及表达能力良好,能很好地理解本研究相关量表;④患者及家属均知情本研究并签署知情同意书。排除标准:心功能不全、癫痫样发作神经症状;精神类疾病症状、认知功能及(或)视听功能障碍及不能理解或完成本研究患者。组内58例患者中男性35例,女性23例,年龄25~66岁,平均年龄(46.18±12.74)岁;受教育程度:小学10例,初中15例,高中15例,大专及以上18例;职业:工人或职员23例,农民10例,干部16例,学生3例,无业6例。
  1.2方法
  本研究采用问卷调查与访谈相结合的方式进行,调查工作由患者主治医生及科室具有中级以上职称的护师2名、实习护理研究生2名共同完成。调查前使用统一标准用语向患者说明本调研目的、意义,通过访谈后自填量表及问卷形式收集资料,其中对患者不明白的项目给予详细解释和说明。患者康复结局采用调查问卷形式进行调研,问卷主要包括活动状况及社会参与状况两个部分内容,其中活动状态采用Karnogsky活力指数进行评价[5],其评分0~100分分别代表死亡~无任何疾病迹象,其评分>70分表明患者活动能力正常,其Cronbach'sα系数为0.755~0.836,信度较好;社会参与状况采用社会功能缺陷筛选表(SocialDisabilityScreeningSchedule,SDSS)进行评价[6],该量表内容主要包括职业工作情况、婚姻职能、父母职能、日常家庭功能、家庭以外社会活动、责任心及对将来的计划性、对外界的兴趣和关心、自理状况等10个维度内容,为每项评分0~2分,各项得分相加即为总分,总评分越高说明患者社会参与程度越差,其中当总评分大于2分及以上即视为社会参与受限,其Cronbach'sα系数为0.748~0.833。社会支持因素采用社会支持评定量表(SocialSupportRat-ingScale,SSRS)进行评价[7],该量表由客观支持、主观支持、对支持利用度三大项10小项组成,其中第5~7小项为多选项,其余1~4、8~10项采用Likert四级计分法,总分0~66分。量表各维度Cronbach'sα为0.88~0.94,总量表Cronbach'sα为0.72。SSRS得分越高说明患者的支持因素越多,社会支持水平越高。应对方式因素采用医学应对方式问卷(Medicalcopimodesquestionnaire,MCMQ)进行评价[8],量表分为面对、回避、屈服三个应对方式量表共20个项目,每项评分1~4分,各项得分相加即为总分,总评分越高说明患者的应对程度越深,此项应对方式倾向越大。总量表Cronbach'sα系数为0.665~0.860。本次调查共计分别发放问卷及量表58分,有效回收58分,有效回收率100.00%。
  1.3观察指标
  记录所有患者的康复结局评分、SSRS评分及MCMQ评分,并对影响康复结局的相关因素进行分析。
  1.4统计学处理
  应用SPSS19.0版软件对本次研究数据进行统计分析,以n或%表示计数资料,采用χ2检验,以均数±标准差(x¯±s)表示计量数据,采用t检验,将康复结局活动、参与指标及应对方式、社会支持等分别作为因变量、自变量,采用多元逐步标准回归筛除法对影响康复结局的相关因素进行分析,以P<0.05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58例患者康复结局评分情况
  组内患者Karnogsky活动指数得分最低20分,最高100分,平均得分(74.21±19.53)分,活动正常者46例,占比79.31%;社会功能缺陷评分最低0分,最高15分,平均得分(3.80±1.57)分,社会功能缺陷者44例,占比75.86%。具体社会参与受限情况详见表1。
  表1 58例终末期肾病腹膜透析患者社会参与状况(n=58)
  
  2.258例患者社会支持评分情况
  组内患者的社会支持各项评分及总分均值与国内健康人群常模参考分基本一致,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表2 58例终末期肾病腹膜透析患者SSRS评分情况(分,x¯±s)
  
  2.358例终末期肾病腹膜透析患者MCMQ评分情况
  以慢性病患者MCMQ各应对方式均值评分作为参考,本组内58例终末期肾病腹膜透析患者在MCMQ量表中的面对、回避项目评分与慢性病患者均值参考分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但屈服项目评分明显高于慢性病患者均值参考分,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3。
  表3 58例终末期肾病腹膜透析患者MCMQ评分情况(分,x¯±s)
  
  2.4多因素分析
  将康复结局中的活动水平、社会参与水平指标及应对方式、社会支持等分别作为因变量、自变量,采用多元逐步标准回归筛除法对影响康复结局的相关因素进行分析,结果显示:患者对社会支持的利用程度及对疾病面对或屈服的应对方式均是影响终末期肾病腹膜透析患者康复结果的主要危险因素。见表4。
  表4 影响终末期肾病腹膜透析患者康复结局的多因素分析
  

  3讨论

  终末期肾病是临床各类肾病发展到晚期的最终阶段,由于此前患者长期遭受肾病的困扰,不仅使其身体健康程度受到极大的损伤,而且还会造成患者出现悲观、焦虑、抑郁等负性心理情绪,使得患者的治疗依从性降低、疾病不确定感增强,以及个人角色和社会角色缺失,这些不利因素大大降低了患者的治疗效果和生活质量[9,10]。本研究从社会支持和应对方式入手展开针对性的研究,具有一定的临床参考价值和实用性。
  本研究结果显示58例患者Karnogsky活动指数得分最低20分,最高100分,平均得分(74.21±19.53)分,活动正常者46例,占比79.31%;社会功能缺陷评分最低0分,最高15分,平均得分(3.80±1.57)分,社会功能缺陷者44例,占比75.86%。这与张倩倩[11]等的研究结果相接近,充分说明了当下终末期肾病患者的社会功能缺失是不可小觑的问题。故本研究在开展调查过程中对组内患者的社会支持各项评分及总分均值进行了统计和分析,结果显示与国内健康人群常模参考分基本一致,这与刘立春[12]等的研究结果相近,说明目前社会层面对终末期肾病的重视程度获得了较为客观的认可,这也为终末期肾病患者进一步的治疗提供了物质和精神支持[13]。
  此外本研究采用慢性病患者MCMQ各应对方式均值评分对患者进行评价,结果显示本组内8例终末期肾病腹膜透析患者MCMQ量表中的面对、回避项目评分与慢性病患者相当(P>0.05),但屈服项目评分明显高于慢性病患者均值参考分(P<0.05)。分析认为这与我国目前医疗水平、资源以及患者自身经济状况具有较大的关联,相对而言医疗水平较低、医疗资源落后以及经济状况不佳使得部分终末期肾病患者的屈服得分显著高于一般慢性疾病[14]。而最终本研究采用多元逐步标准回归筛除法,将康复结局中的活动水平、社会参与水平指标及应对方式、社会支持等分别作为因变量、自变量进行相关因素分析,结果显示:患者对社会支持的利用程度及对疾病面对或屈服的应对方式均是影响终末期肾病腹膜透析患者康复结果的主要危险因素;这一结果在陈旭娇[15]等的研究中也获得了认同,这也为临床相关护理干预措施在实施时需要关注和重视设定了方向。
  综上所述,社会支持与应对方式对终末期肾病(ESRD)腹膜透析患者的康复结局影响较大,临床中应加强对社会支持利用程度及应对方式不佳患者的持续关注,及时给予必要的社会干预措施以提高其生活质量水平。
  参考文献
  [1]唐妮.血液及腹膜透析对终末期肾病患者情绪、社会支持及健康状况的影响[J].检验医学与临床,2014,11(3):377-378.
  [2]常玲玲,李秀丽,杨淑玲,等.血液净化方式对终末期肾病患者抑郁相关因素的影响[J].中华行为医学与脑科学杂志,2016,25(1):50-54.
  [3]董丽华,沈麒云,黄柳燕,等.腹膜透析患者社会支持和应对方式与创伤后成长的相关性研究[J].护理与康复,2015,14(11):1006-1009.
  [4]林芙君,陆玮,蒋更如.老年终末期肾病患者的透析方式选择[J].中华肾病研究电子杂志,2016,5(4):186-188.
  [5] Crooks V,Waller S,Smith T,et al.The use of the Karnofsky Performance Scale in determining outcomes and risk in geriatric outpatients[J].J Gerontol,1991,46(4):M139-144.
  [6] Zhang B,Ding X,Weihong L U,et al.Effect of group cognitive-behavioral therapy on the quality of life and social functioning of patients with mild depression[J].Shanghai Arch Psychiatry,2016,28(1):18-27.
  [7] Guo S,Tian D,Wang X,et al.Protective Effects of Social Support Content and Support Source on Depression and Its Prevalence 6 Months after Wenchuan Earthquake[J].Stress Health,2016,31(5):382-392.
  [8] Wei C,Gao J,Chen L,et al.Factors associated with post-stroke depression and emotional incontinence:lesion location and coping styles[J].J Neurol,2016,263(2):269-276.
  [9]殷俊,黄娟,袁伟杰,等.终末期肾脏病患者腹膜透析治疗时机与其生存率关系的初步探讨[J].中国血液净化,2014,13(10):699-702.
  [10]吴雪华,王英,倪秀萍,等.腹膜透析患者的自我护理能力及其相关因素研究[J].中华全科医学,2013,11(8):1317-1319.
  [11]张倩倩,张奕琳,徐飒,等.老年腹膜透析患者社会支持、应对方式与自我感受负担的相关性研究[J].中国实用护理杂志,2015,31(14):1036-1039.
  [12]刘立春,李祥敏,田雅霞,等.高低临床依从性终末期肾病患者腹膜透析治疗结局和生活质量的对比研究[J].中华行为医学与脑科学杂志,2014,23(7):622-624.
  [13]袁媛,周莉,袁怀红.血液透析或腹膜透析终末期肾病老年患者的生存预后及其影响因素研究[J].实用医院临床杂志,2017,14(6):264-266.
  [14]李浩宇,黄燕林,黄柳,等.认知行为干预对中青年腹膜透析患者疾病不确定感和应对方式的影响[J].上海护理,2017,17(2):29-34.
  [15]陈旭娇,庹素馨,陶煜,等.终末期肾病腹膜透析患者退出治疗危险因素分析[J].第二军医大学学报,2016,37(1):27-33.

【责任编辑:admin】
医学论文 更多>>
热门论文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