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临床医学 >

右美托咪定对52例气虚体质老年患者围手术期神经认知紊乱的影响

时间:2020-07-09 08:07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摘要:目的 :探讨右美托咪定对气虚体质老年患者围手术期神经认知紊乱(perioperative neurocognitive disorders,PND)情况。方法 :选取106例需全麻手术患者随机分为对照组和试验组,排除7例因拒绝术后问卷调研患者后试验组52例和对照组47例,两组均按照中医体质分型分为气虚亚组和非气虚亚组,麻醉前试验组给予静脉注射右美托咪定。比较术中主要麻醉药用量和术后7 d PND发生率。结果 :试验组PND发生率显着低于对照组(19.3%vs 55.3%);两组中气虚患者的PND发生率均高于非气虚患者(P <0.05);试验组气虚亚组PND发生率显着低于对照组气虚亚组(37.5%vs 80.0%,P <0.05)。结论 :右美托咪定能降低PND发生率,且对气虚患者的神经认知紊乱亦有一定的改善能力。
  关键词:全身麻醉 气虚体质 围手术期神经认知紊乱 右美托咪定

  围手术期神经认知紊乱(perioperative neurocognitive disorders,PND)是药物麻醉导致的神经系统并发症之一,是临床常见的急性脑功能障碍综合征,通常在术后3~5 d内发生,临床表现主要为感知障碍、记忆缺失、思维障碍等。随着生活质量的改善、外科和麻醉学技术的进步,既往很多高龄骨折患者现已能开展手术治疗,并可以取得良好的手术效果。但是由于患者的高龄,PND的发生率也越来越高。术后谵妄(postoperative delirium,POD)是早期发生的PND,常发生在术后1周内或出院前,曾有报道老年患者术后经ICU治疗的危重症患者谵妄发生率可高达80%[1-3],这可能与老年患者机体代谢能力减弱、手术导致炎症反应等多种原因所致[4]。患者一旦发生谵妄,不仅住院时间延长,而且可能伴有长期的认知功能障碍,严重影响患者的术后康复及生存质量[5-6]。
  右美托咪定是一种高选择性肾上腺素α2受体激动剂,在镇静、镇痛的同时,亦可稳定血压及心率。有研究表明[7],右美托咪定具有保护神经、抑制促炎细胞因子分泌等作用,亦有许多研究表明,小剂量右美托咪定能改善非心血管术后的谵妄的发生率[8]。另有报道,认知障碍与中医体质类型存在相关性,与其相关性最大的体质类型为气虚质[9-11]。本研究将探索右美托咪定早期改善高龄患者全身麻醉后认知障碍的能力,特别是对气虚质患者的术后认知障碍的改善能力。

  1 临床资料

  1.1 一般资料
  随机选择美国麻醉协会(American Society of Anesthesiologists,ASA)标准Ⅰ~Ⅱ级的需全麻手术的患者106例,年龄≥65岁,体质量45~75 kg,其中腹部手术者55例,骨折手术者43例,其他类型全麻手术者8例。试验开始前均签署知情同意书,并在麻醉前进行中医体质问卷调查,并确认所有患者无过敏史,肝肾及心肺功能正常,无酗酒和毒品使用史,无传染病史,近期无上呼吸道感染疾病。
  根据患者签署《麻醉知情同意书》的顺序,结合预形成的随机表分为对照组和试验组各53例。入选标准:年龄>65岁,男女不限,小学文化及以上,拟行全身麻醉者;排除标准:既往有精神疾病史者,存在语言障碍、机体功能障碍者,拟行心胸手术者,拟行颅脑手术者等。
  1.2 中医气虚体质判断标准
  使用气虚体质量表判断[12],问卷包括:(1)您容易疲乏吗?(2)您容易气短(呼吸短促,接不上气吗?(3)您容易心慌吗?(4)您容易头晕或站起时晕眩吗?(5)您比别人容易患感冒吗?(6)您喜欢安静、懒得说话吗?(7)您说话声音无力吗?(8)您活动后就容易出虚汗吗?每个条目按照“没有/不”、“很少”、“有时”、“经常”、“总是”分别计1、2、3、4、5分。计分方法分为以下2种。(1)原始分:简单求和法,即原始分数=各项分数总和;(2)转化分数:0~100分,转化分数=(原始分数-8)/32×100。
  判定标准:气虚质转化分≥40分,判断为“是”;30~40分,判定为“倾向是”;<30分,判断为“否”。本研究选择判断为“是”者,纳为气虚体质者。
  1.3 麻醉方法
  所有患者术前禁食12 h,禁饮8 h,术前均未用药,入手术室后开放外周静脉,常规监测心率、脉搏血氧饱和度(pulse oxygen saturation,SpO2)、心电图、血压。麻醉前试验组静脉注射右美托咪定(扬子江药业集团有限公司生产)0.6μg/kg(15 min内注射完毕),随后以0.2μg/(kg·h)的速率输注至术毕;对照组给予等容量0.9%氯化钠溶液。麻醉诱导:静脉注射咪达唑仑(江苏恩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生产)0.02~0.04 mg/kg、丙泊酚乳状注射液(Corden Pharma生产)1.0~1.5 mg/kg、枸橼酸瑞芬太尼(人福医药生产)2~3μg/kg。全身麻醉诱导管插管后连接麻醉呼吸机,调整呼吸参数,维持呼气末CO2分压35~45 mmHg。术中静脉输注枸橼酸瑞芬太尼0.1~0.2μg/(kg·min)、丙泊酚3~6 mg/(kg·h)维持麻醉,术中必要时可予血管活性药物维持血流动力学稳定,术后均不使用术后镇痛治疗。
  1.4 观察指标
  采用简易精神状态量表(mini-mental state examination,MMSE)对患者术前1 d和术后7 d的认知功能进行评价,量表包括定向力、记忆力、注意力和计算力、回忆能力、语言能力进行询问评价,以术后降低2分以上者判定为术后PND。术前、术后的测试由同一个不参与本试验的麻醉医生完成评估。
  1.5 统计学方法
  应用SPSS 20.0统计分析软件进行计算,组间比较采用ANOVA检验;组内前后比较采用配对t检验。P<0.05提示检验的差异有统计意义。

  2 结果

  2.1 基线比较
  106例受试者中有7例因拒绝术后问卷调研,结果缺失。共99例患者完成研究,其中试验组52例,对照组47例。患者人数、年龄及体质量、气虚体质人数、手术类型两组间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表1)。

  表1 基本临床资料比较
  
  2.2 术中主要麻醉药用量比较
  主要麻醉药为丙泊酚乳状注射液和枸橼酸瑞芬太尼,组间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表2)。
  表2 术中主要麻醉用药比较
  
  2.3 术后7 d神经认知紊乱发生率
  除了7例受试者因拒绝术后问卷调查外,其余99例受试者均进行了术前和术后MMSE调查问卷调查,当术前MMSE-术后MMSE差值>2分时,判定为PND。结果发现试验组的PND发生率低于对照组(19.3%vs55.3%,P<0.05,表3)。气虚患者在试验组或对照组中均较非气虚患者PND发生率高;对气虚患者亚组分析时,试验组较对照组PND发生率亦显着降低(37.5%vs80.0%,P<0.05),但试验组中气虚患者相对于对照组非气虚患者的PND发生率无显着差异(37.5%vs 43.8%,P>0.05,表4)。
  表3 两组患者PND发生率比较/n(%)
  
  表4 两组气虚与非气虚患者PND发生率比较/n(%)
  

  3 讨论

  本研究将中医体质中的气虚质作为分层因素,探讨右美托咪定预防和治疗老年全麻术后患者PND的作用。研究发现气虚质老年全麻患者PND发生率较非气虚质高,右美托咪定能改善老年患者的PND发生率,亦能降低气虚质老年患者的PND发生率。
  对于老年患者来说,部分患者会在行全身麻醉之后的数天之内发生认知、定向、意识、思维、睡眠以及记忆力等几方面的紊乱。有研究表明,PND的发生与年龄、贫血、低蛋白血症、脑供血不足、感染、手术创伤、全身炎症反应、麻醉药物等原因相关。近年的研究提示,右美托咪定能降低PND发生率,其机制可能通过增加海马神经元SIRT1表达,抑制炎症通路的NF-κB表达,从而减轻PND的发生[13]。本研究选择的所有手术者的年龄均≥65岁,结果发现在未予右美托咪定麻醉的患者中,PND发生率为55.3%,但使用右美托咪定治疗的患者PND发生率明显较低(19.3%),与既往的研究结果相当[4,7,14]。
  老年人中,气虚质者较多,从中医体质学来看,不同的体质状态决定了疾病发生的易感性[15]。有研究表明,在气虚质的糖尿病患者中,气虚体质与体内肿瘤坏死因子α(tumor necrosis factor,TNF-α)、单核细胞趋化蛋白-1(monocyte chemotactic protein-1,MCP-1)等炎症因子升高相关[16],推测可能是气虚体质患者PND发生率升高的原因之一。本研究发现,气虚患者无论在两组中的PND发生率均偏高,这与以往的研究结果类似。在对气虚患者的分析中,相对于非气虚患者,右美托咪定能够显着降低PND的发生,但相对于无气虚的患者,使用右美托咪定治疗的气虚患者PND的发生率仍并未发生明显降低,这一现象或许是因为气虚患者体内炎症因子表达较高,从而对右美托咪定的治疗存在着一定的抵抗作用,但这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来证明。
  综上所述,全麻的老年患者使用右美托咪定作为麻醉诱导和维持,对降低PND发生率有着良好的治疗与预防作用。气虚质患者PND发生率更高,使用右美托咪定后能显着降低PND发生率,但气虚质患者或许对右美托咪定降低PND的作用存在一定的抵抗,其机制未明。

  参考文献
  [1] Ely EW, Gautam S, Margolin R, et al. The impact of delirium in the intensive care unit on hospital length of stay[J/OL].Intensive Care Med, 2001, 27(12):1892-1900. doi:10.1007/s00134-001-1132-2.
  [2] Thomason JW, Shintani A, Peterson JF, et al. Intensive care unit delirium is an independent predictor of longer hospital stay:a prospective analysis of 261 non-ventilated patients[J/OL]. Crit Care, 2005, 9(4):R375-R381. doi:10.1186/cc3729.
  [3] Ely EW, Shintani A, Truman B, et al. Delirium as a predictor of mortality in mechanically ventilated patients in the intensive care unit[J]. JAMA, 2004, 291(14):1753-1762.
  [4]谢屹红,沈社良,钱江,等.右美托咪定对体外循环心脏手术患者术后认知功能障碍发生的影响[J].中华神经医学杂志, 2016, 15(4):391-396.
  [5] Witlox J, Eurelings LSM, de Jonghe JFM, et al. Delirium in elderly patients and the risk of postdischarge mortality,institutionalization and demencia[J]. JAMA, 2010, 304(4):443-451.
  [6] Lin SM, Liu CY, Wang CH, et al. The impact of delirium on the survival of mechanically ventilated patients[J]. Crit Care Med, 2004, 32(11):2254-2259.
  [7]石奎,柏雪燕,张艳玲,等.右美托咪定对老年骨折患者术后认知功能的影响及作用机制[J].解放军医药杂志,2018, 30(1):98-101.
  [8] Su X, Meng ZT, Wu XH, et al. Dexmedetomidine decreases the incidence of delirium in elderly patients after non-cardiac surgery:a randomised,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trial[J]. Lancet, 2016, 388(10054):1893-1902.
  [9]林秀华,杨志敏,老膺荣.轻度认知功能障碍患者的中医体质特点[J].中华中医药学刊, 2008, 26(10):2237-2238.
  [10]孙薇,张倩,杨建波,等.轻度认知功能障碍患者中医体质分型分布规律调查研究[J].新疆医科大学学报, 2018,41(4):502-504.
  [11]陈婉珉. 118例老年期痴呆患者中医体质特点调查研究[J].中医临床研究, 2018, 10(11):11-13.
  [12]朱燕波,王琦,薛禾生,等.中医体质量表性能的初步评价[J].中国临床康复, 2006, 10(3):15-17.
  [13]方四通,陈勇,姚鹏,等.右美托咪定可能通过SIRT1信号通路减轻老龄大鼠的术后认知功能障碍[J].南方医科大学学报, 2018, 38(9):1071-1075.
  [14]袁季,许辉,疏树华.右美托咪定对老年患者腹部手术围手术期认知功能、血流动力学和免疫功能的影响[J].中国医刊, 2019, 54(10):1099-1102.
  [15]王琦.论中医体质研究的3个关键问题(下)[J].中医杂志, 2006, 47(5):329-332.
  [16]姜良恩. 2型糖尿病气虚体质与TNF-a、MCP-1、LEP、ADPN的相关性研究[D].兰州:甘肃中医药大学, 2017.

【责任编辑:admin】
医学论文 更多>>
热门论文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