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内科医学论文 >

食管超声引导经皮及经胸房间隔缺损封堵术对心脏重塑的对比研究

时间:2021-06-28 08:46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摘    要:目的:探究食管超声引导经皮及经胸房间隔缺损封堵术对心脏重塑的临床作用。方法:选取2015年7月-2020年6月实施房间隔缺损封堵术的心脏重塑患者69例,根据治疗方式不同分为两组。观察组采用经食管超声引导下实施经皮股静脉穿刺房间隔缺损封堵术;对照组采用经食管超声引导下实施经胸小切口房间隔缺损封堵术。比较两组患者心脏彩超结果。结果:两组术后1年RAS、LVD、RVD和肺动脉收缩压水平相近,虽观察组稍优,但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术后1年LVD、RAS、LAS、RVD水平均显著低于治疗前,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在心脏重塑的临床手术中,选择食管超声引导下经皮房间隔缺损封堵术的效果更好,心脏重塑效果更明显。
关键词:经胸房间隔缺损封堵术 经皮房间隔缺损封堵术 心脏重塑

临床上心脏手术治疗中,通常需要采用食管超声进行引导,其具体方法为在食管内放置超声探头,从后方向的心脏部位开展近距离的深部结构探查,避免肺气和胸壁等造成干扰因素,以显示出清晰的图像,增强诊断心血管疾病的可靠性和敏感性,方便临床医师在开展心脏手术时得到准确的超声监测结果和评价[1]。随着临床食管超声应用的普遍应用,先天性心脏病类的封堵手术更加安全方便,是引导术中操作的重要手段。目前国内开展心脏手术通常选用微创经胸方式,但是部分外科医生也倾向于全麻下的经皮方式,这两种手术均避免患者胸骨正中切口和改善体外循环,同时患者不接触射线,手术创伤小,同时也不采用造影剂,还可在封堵失败时采用修补术弥补[2],现报告如下。

资料与方法

选取2015年7月-2020年6月实施间隔缺损封堵术的心脏重塑患者69例,根据治疗方式不同分为观察组35例和对照组34例。观察组男25例,女10例;年龄20~68岁,平均(45.23±3.25)岁。对照组男24例,女10例;年龄23~68岁,平均(45.35±3.45)岁。本研究经医院医学伦理委员会批准。两组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
方法:(1)对照组给予经食管超声引导下实施胸小切口房间隔缺损封堵术,经静脉吸入并全身麻醉后在食管放置超声探头,采用仰卧位,常规胸部消毒。在右胸胸骨附近做小切口1~3 cm,自第四肋间隙切口入胸。将心包纵向切开并悬吊,右室表面5/0 Prolene荷包缝合;放置鞘管和封堵装置。在超声引导下放置成功后,未见残余分流。二尖瓣和三尖瓣没有闭锁不全。交叠心包,层层封闭胸腔,返回病房[3]。(2)观察组给予经食管超声引导下实施经皮股静脉穿刺房间隔缺损封堵术。静脉注射1 mg/kg肝素后,行股静脉穿刺,将导丝插入右心房。食管超声进一步测量房间隔缺损的直径。通过食管超声引导下通过房间隔缺损(ASD),也可不通过ASD,与X线呈现比较,超声成像较为模糊,这是导丝太细所致。用扩张器扩张皮肤切口,插入输送鞘,预注射肝素盐水排走空气。右心房接受运输鞘后,超声可看到运输鞘尖端。通过头的弯曲调整输送鞘的尖端,推动其通过ASD[4]。塞子的尺寸一般比ASD的极限直径大6~8 mm。在超声成像下,松开阻滞剂前部的球形部分。如果阻滞器显示高回声,少量气泡可能溢出。在通过食管超声引导下,将闭塞器调整到适当位置,释放闭塞器前后伞板;食管超声检查是否有残余分流、二尖瓣、三尖瓣、主动脉瓣活动正常。同时检查心电图以确定UC是否存在固有传导阻滞。如果没有传导阻滞,阻断剂被完全释放。术后肝素、鱼精蛋白中和,按压股静脉穿刺部位止血10 min。然后患者被转回普通病房进行心电图监测和观察[5]。
观察指标:比较两组患者术前、术后1个月和1年的心脏重塑各项指标水平,采用心脏彩超检测左心房内径(LAS)、右心房内径(RAS)、左心室内径(LVD)、右心室内径(RVD)、肺动脉收缩压等指标水平。
统计学处理:数据应用SPSS 21.0软件处理;计量资料以表示,采用t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结果

两组患者手术前后RAS和LVD比较:两组术前RAS和LVD水平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术后RAS和LVD水平相近,虽然观察组稍优,但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表1 两组患者手术前后RAS和LVD水平比较

两组患者手术前后RVD与肺动脉收缩压比较:两组术前RVD和肺动脉收缩压水平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术后RVD和肺动脉收缩压水平相近,虽然观察组稍优,但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表2 两组患者手术前后RVD与肺动脉收缩压比较

观察组手术前后心脏重塑情况比较:观察组术后1个月LVD、RAS、RVD水平均低于术前,LAS水平高于术前,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术后1年LVD、RAS、RVD、LAS水平均低于术后1个月,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3。
表3 观察组手术前后心脏重塑情况比较

讨论

治疗ASD的传统术式为在X线显示下经皮介入封堵术和开胸房缺修补术,具有显著疗效,但是这种方式创伤性与出血量大、痊愈时间长和手术瘢痕明显,导致患者手术后要承载较大的精神压力和生理压力。同时传统的体外循环房间隔缺损修补术还会造成膈神经损伤、乳糜胸和心包切开综合征等风险,还可诱发体外循环相关神经后遗症、伤口感染等。而随着临床影像学技术不断发展,食管超声引导下的房间隔缺损微创治疗成为目前的首选术式,目前这种术式一共有两种施术方式,一种经胸,一种经皮,各有优势。经皮微创治疗具有以下优势:(1)无需体外循环,避免CPB和传统手术并发症。(2)微创具有外表美观、手术创伤性低且由于采取微创治疗即无手术切口,采用股静脉插管即可。(3)X线照射具有一定辐射性,如果多次照射容易损伤患者的生理组织,甚至存在诱发癌症的可能,而本术式能够避免X线对于机体的生理损伤,提高治疗可行性。(4)尽可能减少血液系统、凝血功能和血管内皮细胞由于体位循环造成的损害。(5)封堵器脱落后,可及时进行回收,并进行再次封堵,或者转为开胸直视手术。(6)操作简单安全,手术准确性较高。并且还可以采用食管超声对封堵器位置、封堵器是否起效和缺损周围的流血情况进行实时观察,对于实施微创封堵而言,食管超声具有重要的作用。
综上所述,在实施心脏重塑的临床操作中,选用食管超声引导下经皮房间隔缺损封堵术在微创等方面具有更佳的效果,且心脏重塑效果更为明显,推荐临床应用。

参考文献
[1]徐玮泽,叶菁菁,李建华,等.食管超声引导下经皮儿童房间隔缺损封堵术的疗效评价[J].临床小儿外科杂志,2018,17(1):38-42.
[2]窦志,谢琦,翁国星,等.经胸超声与经食管超声引导下经皮房间隔缺损封堵术的比较研究[J].中华胸心血管外科杂志,2018,34(9):522-526.
[3]钟晓娇,周翠翠,吴澄,等.经胸超声与经食管超声引导下经皮房间隔缺损封堵术的应用比较[J].中国超声医学杂志,2019,35(11):991-994.
[4]朱鹏,万俊,陈雄,等.单纯经食管超声心动图引导下经皮房间隔缺损封堵术的疗效分析[J].中国心血管病研究,2019,17(11):971-974.
[5]刘胜中,向波,蒋露,等.单纯超声引导经皮穿刺封堵治疗继发孔中央型房间隔缺损的效果分析[J].微创医学,2018,13(6):8-12.
【责任编辑:admin】
医学论文 更多>>
热门论文 更多>>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