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外科医学论文 >

某院胆管感染患者胆汁中病原菌分布及对药物敏感性的分析研究

时间:2020-08-28 08:39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摘    要:目的 分析胆管感染患者胆汁中病原菌的分布及对药物敏感性的变化效果。方法 选取我院2017年6月至2018年12月收治的胆管感染患者270例,穿刺取胆汁进行细菌培养与药物敏感性试验并分析结果。结果 270例胆管感染患者中检出病原菌103例,总阳性率为38.15%。其中急性胆管感染患者,检出阳性率为57.25%;慢性胆管感染患者,检出阳性率为18.18%;混合细菌感染发生率约14.56%。共分离到病原菌118株,病原菌构成比较大的分别为大肠埃希菌31株(26.27%)、肺炎克雷伯菌24株(21.19%)、阴沟肠杆菌1株(7.63%)、屎肠球菌13株(11.02%),粪肠球菌10株(8.47%),真菌5株(4.24%)。革兰阴性杆菌对碳青霉烯类的敏感性最高,其次为头孢替坦、妥布霉素、哌拉西林/舒巴坦钠和阿米卡星类药物较敏感。屎肠球菌对多种抗生素耐药率远高于粪肠球菌,对达福普汀、利奈唑烷、替加环素全部敏感。粪肠球菌对达福普汀全耐药,对万古霉素、利奈唑烷、替加环素全部敏感。结论 对于慢性胆管感染患者只围手术期预防感染使用抗生素即可;对于急性胆管感染患者,需根据术中胆汁培养和药物敏感性试验结果选择合适的抗菌药物进行治疗。
  关键词:胆管感染 胆汁 病原菌 药物敏感性试验

  胆管感染是外科常见感染性疾病,随着国人餐饮习惯的变化和人口老龄化的增加,其发病率日益升高[1]。临床中,胆管感染常需外科手术治疗,但抗生素的作用在治疗中同样是难以取代。由于近年来滥用抗生素,细菌耐药问题相当突出,故临床用药需要不断调整,定期了解和掌握胆管感染病原菌种类和药物敏感性,对于指导临床中各抗生素药物应用有着十分现实的意义。本次研究收集我院2017年6月至2018年12月治疗的270例患者胆汁后检验病原菌,并分析检验结果,取得一定研究成果,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2017年6月至2018年12月我院收治的胆管感染患者270例,男143例,女127例,年龄23~89岁,平均(55.7±1.5)岁。术前穿刺取胆汁待检。
  1.2 细菌培养及药物敏感性试验
  采用法国生物梅里埃公司的BACT ALERT 3D全自动细菌培养系统及其血培养瓶对送检胆汁做细菌增菌培养,细菌鉴定和药物敏感性分析则通过VITEK2 Compact全自动微生物鉴定分析系统及细菌药物敏感性鉴定卡完成。以CLSI标准为依据分析药物敏感性试验结果。
  1.3 统计学分析
  用WHONET5.6软件做细菌及耐药性统计分析。所得计数数据均以(n,%)形式表示。

  2 结果

  2.1 胆管感染病原菌检出情况
  2 7 0例患者中,检出总阳性率为38.15%,其中急性胆管感染患者138例,检出79例(57.25%),慢性胆管感染患者132例,检出24例(18.18%);其中混合细菌感染15例,发生率为14.56%。共分离到病原菌118株发,病原菌构成比较大的为大肠埃希菌31株(26.27%)、肺炎克雷伯菌25株(21.19%)等,见表1。

  表1 胆汁培养病原菌分布及构成比
  
  2.2 检测药物敏感性试验结果
  2.2.1 主要革兰阴性杆菌药物敏感性情况
  革兰阴性杆菌对碳青霉烯类的敏感性最高,大肠埃希菌和肺炎克雷伯菌及阴沟肠杆菌对厄他培南100%敏感;其次为头孢替坦、妥布霉素、哌拉西林/舒巴坦钠和阿米卡星类药物较敏感,而对氨曲南、青霉素类、喹诺酮类及第三代头孢抗生素药物的耐药性较高。见表2。

  表2 胆汁主要革兰阴性杆菌对各种抗生素药物敏感性试验结果(耐药率,%)
  
  2.2.2 主要革兰阳性杆菌药物敏感性情况
  革兰阳性杆菌中屎肠球菌对多种抗生素耐药率远高于粪肠球菌,对环丙沙星、红霉素、呋喃妥因耐药性>50%以上,对达福普汀全耐药,对万古霉素、利奈唑烷、替加环素全部敏感。见表3。

  表3 胆汁主要革兰阳性球菌对各种抗生素药物敏感性试验结果(耐药率,%)
  

  3 讨论

  胆管感染多为肠道细菌逆行侵入人体胆管系统造成的[2]。通过对270例患者的胆汁做细菌培养及抗菌药物的耐药性分析,检出总阳性率(38.15%)较低,分析认为跟抗菌药物种类、标本送检时间、培养技术,以及缺少厌氧菌培养有一定的关系[3]。本次研究的胆汁以革兰阴性菌感染为主,占68.64%,其次为革兰阳性菌,占27.12%,真菌占4.24%,和既往报道结果一致[4-5]。
  胆管感染菌中革兰阴性菌超过半数为肠杆菌科细菌,主要为大肠埃希菌、肺炎克雷伯菌和阴沟肠杆菌,对碳青霉烯类的敏感性最高,其次为头孢替坦、妥布霉素、哌拉西林/舒巴坦钠和阿米卡星类药物较敏感,而氨曲南、青霉素类、喹诺酮类及第三代头孢抗生素药物的耐药性较高,这可能与试验中需氧菌革兰阴性菌占比较大,并产生产超广谱β内酰胺酶有关,导致第三代头孢对治疗胆管感染有效性下降[6]。胆管感染分离的革兰阳性菌主要以粪肠球菌和屎肠球菌为主,敏感药物为替加环素、万古霉素、利奈唑胺。胆管感染病原菌中真菌比较少见,以白色念珠菌为主,与抗生素使用、慢性疾病、免疫功能下降等因素有关[7]。
  临床中,胆管感染患者仍以肠杆菌感染为主,用药首选针对革兰阴性菌。故对于急性胆管感染患者,在细菌培养结果回报前,轻度可选用依替米星或左氧氟沙星抗菌药物治疗,中度感染者选用含β内酰胺酶抑制剂哌拉西林/舒巴坦钠或第二代头孢头孢替坦治疗,重度则可予碳青霉烯类治疗。若3~5 d疗效不明显,可考虑用对革兰阴性菌及革兰阳性菌都低耐药的抗生素。慢性胆管感染患者的细菌阳性率较低,可只围手术期预防性使用抗生素或不使用抗生素。
  综上所述,对于慢性胆管感染患者只围手术期预防感染使用抗生素即可,对于急性胆管感染患者,在选择抗生素时,根据术中胆汁培养和药物敏感性试验结果,选择合适的抗生素,是提高治疗效果,减少耐药性的重要举措。

  参考文献
  [1]梁伟潮,朱应昌,韩福郎,等.胆道感染患者胆汁中病原菌的分布及对药物的敏感性变化分析[J].吉林医学,2018,39(2):301-303.
  [2]吕桂芳,程朝霞,朱越文,等.胆道感染患者胆汁病原菌分布及耐药性分析[J].肝脏,2017,22(10):888-890.
  [3]薛海玲,孙兰菊,房杰,等.2013—2016年胆道感染病原菌分布及耐药性分析[J].中国中西医结合外科杂志,2017,23(5):463-467.
  [4] Lnbber t C,Wendt K,Feisthammel J,et al.Epidemiology and resistance patterns of bacterial and fungal colonization of biliary plastic stents:a prospective cohort study[J].PLos One,2016,11(5):e0155479.
  [5]梁伟潮,韩福郎,朱应昌,等.胆道感染治疗后胆汁病原菌分布特点及耐药性研究[J].齐齐哈尔医学院学报,2018,39(1):35-37.
  [6] Nitzan O,Brodsky Y,Edelstein H,et al.Microbiologic Data in Acute Cholecystitis:Ten Years'Experience from Bile Cultures Obtained during Percutaneous Cholecystostomy[J].Surg Infect(Larchmt),2017,18(3):345-349.
  [7]张健,刘鸿亚,袁克文,等.某院113例胆道感染患者胆汁病原菌分布及耐药谱描述[J].中国校医,2019,33(1):36-38.

【责任编辑:admin】
医学论文 更多>>
热门论文 更多>>
在线客服